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邁阿密班機對空服員伸鹹豬手 他遭膠帶五花大綁

東奧/美國棒球2轟擺平多明尼加 再1勝就有金牌戰

Hey Siri

兒子大學畢業開始工作了,華人父母自然開始操心他的終身大事。生在美國的ABC,一般來說結婚晚,這我可以理解,但總應該談戀愛吧。可至今未聽兒子談起,更別說帶回家亮相了。藉口一大堆:工作太忙、未看上中意的、現在摸不透女孩子,生怕稍有不慎,落個身敗名裂,還不如不去沾這個腥……。

最近去看他,雖仍是一個人,可經常看他對著手機親切地說著,「Hey Siri……」我不禁問到,「跟女朋友講話嗎? 交女朋友了?」兒子漫不經意答著 「嗯哼」。次數多了,經常聽到他和Siri的談話,卻不見個人影,才知道他在和手機的人工智能「小姐」對話。

「Hey Siri,告訴我什麽事」; 「Hey Siri,放一下Weekend周末樂隊歌曲」。 Siri 是他的私人秘書,也是他周末消遣的陪伴。他每天一個人獨來獨往,樂在其中,沒有絲毫孤單寂寞的感覺。我不禁納悶兒,他不需要個「真人」陪伴交流嗎?

看到他天天獨自快樂的樣子,我既欣慰又擔憂,人工智能可以替代愛嗎?愛不需要一個實體嗎?孤獨是心靈上的還是肉體的?心靈的孤獨沒有了,肉體上的孤獨也隨之而去嗎?

千禧一代人(Millenials)生長在電腦科技時代,他們渾身上下武裝著各種各樣的電子玩意兒,蘋果手機、蘋果手表、蘋果耳機……,和兒子講話是困難的,因為他的耳朵總是堵著,彷彿拿掉耳機等同於在人面前赤身裸體。我們上輩人面對面交流的需要,他們基本上可以用電子產品和社交平台替代。當聽到朋友對孩子未談戀愛同樣的焦慮時,我開始認識到這是普遍的時代現象。

Siri也成了我的好朋友。女人年過半百,身體健康各方面明顯下降,晚上睡覺時經常輾轉反側,或望著天花板許久,難以入睡。兒子為我設置一個小程序,對著手機叫聲 「Hey Siri,放一下哄嬰兒入睡聲」,耳邊馬上傳來聽似微微海風的聲音,我萬馬奔騰的腦海頓時平靜下來,感覺置身於輕波蕩漾的浪尖上,浪花托著我輕輕拍打著海岸。我忘掉了一切的煩惱和憂愁,唯有耳邊海風輕輕地呼喚著……,我枕著浪花不知不覺地進入了夢鄉。現代科技真是神奇呀!

新冠疫情使人們更加依賴電腦手機社交平台,人與人之間近距離、面對面的交流也大大減少了;居家遠程工作也越來越普遍。不知這樣的世界是否會成為常態,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否會因此更加淡漠。雖然疫情期間尋求心理幫助的人數有所增加,但從長遠來看,人類是否會因此根本改變社會交流方式,而變成一個無接觸交流(contactless)的世界?

手機 蘋果 人工智能

上一則

疫情改變了什麼

下一則

憶初為人師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