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55.8%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冠確診增75例 三級以來首降百位以下

拾遺與歸趙

古人向以路不拾遺為安寧社會的理想境界,其實路見遺物後彎腰撿起本無可厚非,關鍵看拾遺後如何處置。如據為己有顯然令人不屑,但如設法交還失主,完璧歸趙,理應讚揚和鼓勵,因為它會給失主帶來可望而不可求的欣喜結局。

我因長期在紐約騎自行車上下班,無意中在路上碰到過多次拾遺機會,每次都盡力讓失物歸趙。俗語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而我每次拾遺和歸趙後,心中也會升騰起一種彷彿建造了一級或二級佛塔的感覺,大有與人為善,心滿意得的舒暢。

有一年六月底,適逢紐約公校學年最後一天,我下班後騎在雨後的街上,突見地面有個黑皮夾,周圍是散落一地的信用卡。我下車把受潮的物品一一撿起,到家後仔細檢查,發現皮夾內有駕駛證、醫療補助白卡,還有兩百多元現金。駕駛證上的主人是個華裔婦女,有地址,但無電話。

我相信主人一定很著急,偏偏次日我不再去校,於是就按地址給主人寫一信,請求聯繫。失主很快回覆,我們約好周末到我所在學校大門口見面送還。失主和丈夫那天一起開車到校門口取走了皮夾,千恩百謝,還刻意送上一張面值二十元的星巴克禮品卡酬勞我。原來,女主那天去托兒所接其幼子,因為行色匆忙不慎把皮夾掉落。

時至今日,隨身攜巨款上街的人應不多見,能撿到鼓囊囊錢包的機會自然少而又少。然手機卻演繹著不同的故事,路有手機的情況可謂屢見不鮮,應與手機的空前普及有關,似亦與有些機主的大意相聯。

我常見有人把手機放在淺淺的後褲袋裡,實在太容易滑落出來了,我這個自行車騎士拾手機之遺至少不下十次,其中還有最新潮的蘋果機,價值應該不菲。

對我來說,處理失機要比對付錢包簡單多了,只需馬上撥打手機中內存的任何號碼,請對方通知失主來領即可。遇到鎖碼的手機,我也會稍候勿躁,焦急的失主一般過不久就會用其他途經撥打自己的專用寵機,尋求聯繫。

有趣的是,感恩的失主前來招領時通常會攜帶禮物,執意要你收下,以表謝心。有一次,一個麵包坊老闆給我帶來一大袋剛出爐的香噴噴烤麵包,還說,「你如吃不了,可以給你的同事們吃。」

另一個失主是個理髮店老闆,他的答謝方法頗為別致,允諾我以後可到他的店裡免費理髮,大概就是遠古時的以物易物吧!我感謝他的好意,但我不會真的就去理髮,白占人家的便宜。

雖說我們每個人理應妥善保管好自己的物品,但事與願違的事總會發生,誰都有過丟失心愛之物的懊惱,要不怎麽說防不勝防呢?

從將心比心的角度講,倘若碰巧有機會撿到路上遺物,那怕價值連城也不應據為己有,否則於心何安?最佳處理辦法就是千方百計找到失主,完璧歸趙,給失主送上失而復得的驚喜,同時也給自己帶來心靈深處的欣慰。

我也曾受惠於拾遺與歸趙,我遺失的駕駛證就曾被人從郵局寄回來過,所以你幫了別人難說不會幫了你自己。還是古人說得好,勿以善小而不為,只要我還有拾遺的機會,我會一如既往地俯身撿起,再大力設法物歸原主,讓對方喜出望外,使自己心安理得。

手機 紐約 星巴克

上一則

媽媽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天山腳下的食譜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