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民航機駕駛員涉南加多起強姦案 DNA讓他現形落網

加總理杜魯多贏得第3任 仍無法組多數政府

優雅老去

「鶴髮童顏」,這是一句對年長者的恭維?還是我們垂暮之年時的一個理想外型?頂上青絲變白髮,你究竟有多介懷?

四十幾歲時期,出門跟老朋友聚會之前,我一定要拔掉一眼看得到的白頭髮。我大概是朋友群中少數還未開始染髮的,她們有的三十多歲開始走上染髮之路,一路走呀走,現在是走上不歸路了,因此當她們看到我頭髮的狀況,都會不約而同以過來人的經驗勸誡我:「再忍耐一下,你還沒有到非染不可的地步。」有的直接警告我說:「千萬別開始第一次,接著就有無數次,從此以後就會跌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了!」

也許大家都曾經請小孩來幫忙拔白頭髮,以便讓他們有機會掙點零用錢。我隨時會召喚孩子們給我服務,但不會付給他們半毛錢,他們要是真的敢跟我要錢,我就會開出他們當天三餐伙食費、住宿費、司機費、保母費的帳單

兒子漸漸長大,他終於也找到「治」我的方法,起初他會表現得很用心地拔,拔了幾根,就開始亂撥我的頭髮;他雙手忙著,嘴上也不閒著,「噢!媽媽頭上實在太多太多白髮了!」「你真的要我繼續勞動嗎?再拔下去就可能有個小洞在頭皮上了,怎麼辦?」我下意識動作一定是喊停,趕快走到窗邊對準化妝鏡檢視頭皮。就在我忙活之際,小子開溜了!路過的老公被抓來確認我頭頂是否白髮叢生了?不愧是我兒子的老子,他直接一把摟住我,往我頭頂親了一下,「幾根白髮不影響我老婆的美麗,別看了。」我只好放過這對油腔滑調的父子。

年過半百後,開始要認真學習接受自己變老的真實樣子,不想讓我的髮色定義我的青春,也不想被社會的標準控制。已經到了頭髮該白的年齡,遮遮掩掩也沒什麼意義,就讓白髮自由生長吧!

奧黛莉赫本曾經說過:「一個女人的美麗隨著歲月而增長,優雅是唯一不會褪色的美。」可事實是,老去這件事一點也不優雅。女人開始衰老,最明顯的變化就是皮膚失去彈性,皺紋增加,任何保養品和化妝品都無法令人回春;脫髮白髮的情況也許同時發生了,加上新陳代謝緩慢下來,油脂總是堆積在錯的部位。除了外貌帶來的變化,還有外表看不見的器官退化問題浮現。我們每一天在變老的哪一個過程是優雅的?我們是如此無能為力。

「優雅地變老」,我希望「優雅」的定義由自己來定,它跟外表無關,更多是在於心態。只要能夠接納自己當下的樣子,內心保持對生活的熱情,身心健康,怡然自得,就可以打造自己專屬的「優雅品牌」。要相信,不管在人生的哪一個周期我都是最美麗的,與青春、年輕沒有必然的關係,皺皮白髮都能保持一份從容睿智,那就是優雅。

如果有一天,你看到我頭頂灰白夾雜之色平靜地出現在你面前,你就知道,我為自己打的預防針奏效了。來吧歲月!我準備好了。

帳單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詩人吳岱穎睡夢中辭世 享年45歲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