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抖音挑戰風靡青少年 偷竊或破壞學校公物以獲取點讚

麻疹疫情導致作業耽擱 阿富汗人在美軍機地等候安置

與父親同行

腦中一直有個畫面:在一個傍晚,爸爸先帶我去請教他的醫生朋友,然後就騎腳踏車載著牙痛哭鬧的我,匆忙地要趕到城裡去看牙醫。但天色已變黑,最後醫生做了什麼?爸爸怎麼騎車帶我回家?我怎麼上床睡覺的?完全不記得了,然而那個在漆黑的夜晚趕路的情形,卻常在腦海中縈繞著。

記得幼時,爸媽每年都會帶我們去一個溫泉旅館,那裡的美麗庭園是當時我難得見到的,爸爸會邊逛邊告訴我們各種花草的名字,晚飯後就在旅館泡溫泉過夜。有次回台,爸爸也帶我及先生和兩個女兒到同一個旅館,將我們安頓好下池泡湯時,他卻說自己要先回去陪伴有事不能同來的媽媽了。爸媽的恩愛由此可見。

後來我們搬至市區,周末吃過晩飯,爸爸偶爾也會帶我們去看電影,只要時間配合得上,武俠片或歐美推理電影,爸爸都喜歡。而我則最愛散場後一起走路回家的時光,我們總會在一家小麵包店買條剛出爐的吐司,看著那神奇的機器,把長長的吐司一下子就切成十多片。如今那家小麵包店已開了不少分店,而我仍記得那老店的模樣,也難忘那段有淡淡的奶油麵包香陪伴著我與爸媽、妹妹同行的時光。

進初一時我獨自去女中報到,回家後向爸爸提起有位穿著短褲、皮膚黝黑,長得很像農夫的男士向我問起註冊手續是否一切順利。晚飯後爸爸帶我出去散步,告知那人的身分背景,教導我以後不要以貌視人。自此之後,我知道有父親的友人在校關心我,而更加努力用功,以免表現不佳而誤了父母的名聲。

婚後首次自美返台回娘家,飯後父女散步時,爸爸告訴我一些基本的自我保健常識,也教導我與先生和他人相處之道,原來我在家書中不經意提及的不適或不悅,爸爸均細細閲讀而當面指導,我雖已出嫁,但他對女兒的關愛卻絲毫不減。

母親走後,有次我和爸爸一起到市場買菜,順便買了件黑底白花的裙子。如今那條裙子已不適合自己的身材了,但卻捨不得送出,因為看著它,就會想起當初試穿時,爸爸微笑點頭讚許的樣子,也想起兩人一起邊吃肉圓、邊聊起母親的點點滴滴及對媽嗎的思念。

最後一次和父親散步時,他告訴我年紀漸大,腳力已大不如前。我想起自己高中時,有次膝部痠痛,爸爸就到處為我求醫的情形,而自己婚後卻長住國外,無法時時陪伴照顧,他老人家腳力弱我卻無能為力,內心愧疚實感不孝。

幾年前到日本京都旅遊時,我特地到父親就讀過的大學走了一趟,也到附近幾座寺廟參拜,父親是位虔誠的佛教徒,猜想他在此就讀時,必定也來過這些古寺的,我踏在那些道路上,想像著爸爸曾經走過的腳步,也彷彿看到已離開十多年的父親就在我身旁,微笑著與我同行。

每當在路上看到有年輕父親帶著女兒散步或騎車時,我總不免多望兩眼,憶起父親與我同行的種種畫面,但願這些小女孩也能謹記她們與其父親共處的時光,因為這將是她們長大後最美麗的父愛回憶。

旅館 電影 日本

上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下一則

貝佐斯前妻 捐贈「美國華人博物館」500萬元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