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250萬劑莫德納疫苗20日抵台 AIT:美對台的承諾

紐約市長選舉合縱連橫? 楊安澤、賈西亞聯袂競選 周末衝刺同拜票

花蕊戀春風

朋友的妻子愛花,家宅山上後園,種植了數百株名種玫瑰花,春來奼紫嫣紅,她曾用嫩花蕊做玫瑰花茶; 用曬乾的花瓣做浪漫的花枕;廚房裡,還不時飄香著烤玫瑰芝麻小餅的香氣;倘佯在玫瑰園中烤肉,那是全家三人最享受的天倫相聚時刻。

不幸地,他的妻子六十歲那年罹癌,最後歲月選擇「安寧照顧」,在家靜養,醫生不時到家看診。朋友原是業務滿檔的建築師,退休後終於有時間,就全天候在身邊照顧她,兒子百忙中也不時由佛州飛來探望兩老,半年時間裡,即使妻子病重,大家感覺仍是完整的一家人。

他妻子離世那天,彷彿跟平時一樣沉沉睡著了,然而當往生服務人員把裝了妻子骨灰的那個雕花罐子給他,他才真正意識到鉛重的寂寥、千溝百壑的失落:「從此人生路上我獨行!」

她的紅塵最後遺物原該送去寺廟,他深情地把它帶回家中,放在書房一角,感覺仍與她朝夕相伴。兒子離開後,極度孤獨向他襲來,過去一切都有賢妻照料,現在庭院深深,睹物思人,情何以堪?整整一年,他窗帷深垂足不出戶,神思悲悽更謝絕友朋關懷,人也邋遢地不修邊幅,喪妻陰霾整個啃噬著他。

兒子過年返家,發現父親一下子蒼老了許多且生活懶散,於是他為父親請了清潔工人。這西裔打掃婦人吉娜是單身母親,上工那日豔陽高照,她帶著六歲兒子荷西,說自己花不起錢請人看孩子,還是帶在身邊省事。

一進屋來,吉娜就扯著大嗓門跟臉灰灰的男主人寒暄,她笑容總在臉上綻放,百分之百陽光撲面。第一天工作,她打開自帶的收音機,大聲地放著她家鄉土風舞曲,一面拖地擦洗冰箱,一面快樂哼歌;男主人特囑咐她:「別忘為後花園那百多株玫瑰花好好澆澆水。」她立刻叫小兒子到後園噴花澆水,又拉開封塵已久的窗戶,讓花香隨著山風飄進屋來,荷西更是馬上習慣了新地方,在山上、屋內、園外興奮竄跑,射水,掏鳥巢,幫媽咪掃灰拾葉,好不勤奮!又不時在皮沙發上竄下跳,對新環境簡直是玩得不亦樂乎。

這冰凍的房舍突然間空氣被攪動了,那個被低氣壓籠罩了好一陣子的男主人看此情景,驚得目瞪口呆,頻感失控。他茫然地看著這女工兩小時的快樂打掃時光,她簡樸實誠,每天有的是一顆單純快樂的心,哼呀唱呀,工作上毫無情緒,活在當下;可想想自己,那個曾經那麼豐盈的內心,搞建築、畫油畫、醉心古典音樂……,這一年竟全部停擺心智枯槁,難到自己真是要這樣孱弱的走下去?思忖間,突聽吉娜在後花園大聲用西語斥責荷西,好像是有什麼突發事件。

他冷漠地向後園望去,只見那個小頑童,手上拿著書房那鎖住他悲歡的雕花罐子,往園中摔撒最後一抹灰燼,小搗蛋當然不知他撒了什麼,可不是,園內萬紫千紅, 那花兒一朵朵,戀著春風陶醉吐蕊,小人兒撒呀撒呀高興地尖叫著,不了解媽咪的大手掌何以就重重打在了自己臉上?他委屈地站在花叢邊哇哇大哭,吉娜氣得手插腰,唧唧咕咕把兒子罵個不停。

男主人枯木似的杵在窗口,瞥見這一幕,凜然噤聲地望著那裊裊飄向花叢間的灰燼,他思緒翻湧:「是妳的意思嗎愛妻?妳想要永遠倘佯在自己玫瑰花園裡。」他感覺妻子好像要他釋放自己,別再日日瞅著書房一角,對她哭喪著臉。

他心裡感到一絲暖意,一點不怒走到花園邊,摸摸那小人兒的頭,給了他一根棒棒糖,讓他瞬間破涕為笑。看吉娜腆靦地不停畫著十字,他無奈地笑笑,抬頭又見豔陽天。晚上他寫電郵:「兒子,你媽與我都愛上咱家後山的玫瑰園!從現在開始,你老爸要打起精神過每一天。現在我就刮鬍子去,快告訴我,你把我那一盒用完即可報廢的刮鬍刀擺哪兒去了?」

佛州 退休

上一則

我的媽媽

下一則

尋呼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