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4.4%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新增本土確診132例、8死 陳時中:疫情緩坡下降

難言之隱疾

我不敢跑跳,不敢爬山,不敢出外走路,因為稍一不慎,一個噴嚏,一個哈欠,就得偷偷去換褲子。有時候女兒從我背後熱情給我一個熊抱,我趕緊縮緊下部,怕她這麼一擠壓,馬上出醜漏尿,真是苦不堪言,怎麼辦啊!

我只好私下求助醫師,醫師診斷是我最不願提起的字眼「尿失禁」,她提供了一些手冊,教我做「凱格爾縮陰提肛」訓練膀胱肌肉,如果還不行,會影響到我的生活作息,那就只好動手術,同時也安排去上課關於手術治療注意事項。回家練了一陣子凱格爾運動,徒勞無功,也怪我沒有耐心,做沒有幾下覺得沒效,懶得做。

此時傳來母親中風住院,我和老公立刻整理行囊搭飛機回台灣照顧母親,在我們全家人悉心照顧下,母親很快康復回家,唯獨她無法自行排尿,尿袋還是必須隨身吊著不可以拆除。

每天吊著尿袋的母親情緒非常不好,我們又經常要幫她倒尿,調整尿袋吊太高太低這些事情鬧得大家不愉快,母親生氣發牢騷:「吊這什麼鬼東西,乾脆讓我死了算了。」她也不敢吊這尿袋出去見人。於是我請教醫師,既然不是一直有尿,整天吊著尿袋真的非常不好,產生更多負面影響。

醫師同意拆除尿袋,但是我們要記得按時幫她導尿,不可讓尿液積存在體內過多,產生尿毒感染,那可是非常嚴重危險的。醫師替母親拿掉尿袋,母親整個人變輕鬆了,也願意讓我們每天帶她出去到附近的公園散步,與鄰居聊天,心情開朗了,同時我們也帶母親去泌尿科,數管齊下,我幫母親導尿沒幾日,她就可以自行解尿,過正常生活了。

母親的排尿問題這麼快就痊癒了,而我還這麼年輕,難道我要被尿失禁苦一輩子嗎?我又諱疾忌醫不敢啟齒,怕丟臉不想讓家人知道,我也不想穿成人紙尿褲,所以我也才能體會母親當時吊尿袋的心情。

於是我鼓起勇氣告訴老公跟女兒,並請教比較親近年長的女性朋友。有一位太太告訴我她都用衛生棉,真是一語驚醒夢中人,是啊!這麼方便怎麼都不知道用呢?

於是我戴上最厚加長夜用衛生棉,走路爬山、跳舞,沒什麼好怕的,溼了再更換新的,漸漸我發現,我的衛生棉也不必用了,它不會溼了。只在走比較長的山路才戴,也不再憋尿了,逃過了手術一劫。

一晃眼已過了十多年,現在的我完全不用害怕蹦蹦跳跳、爬山健行、出外旅遊,不再擔心漏尿出糗了。想想我的尿失禁其實完全是我自己逐步造成的,年輕時出門在外不喜歡上公廁,嫌公廁不衛生,能夠忍耐就一直憋回家;腳蹬高跟鞋很少走動,大多時間都是坐著,與人談生意吃飯,也盡量避免如廁,忙到連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有一次便秘到去看醫生,我趴在病床上,醫生幫我把一顆顆堅如石頭的糞便挖出,真是痛苦不堪。

尿失禁可以靠自己的力量痊癒,多喝水、多動、放鬆心情,就這麼簡單。母親常說:「要命就要走,要活就要動。」愈是不敢動,愈不能解決漏尿問題,反而更加惡化。身體是自己的,只有自己愛惜它,有進有出,要流動,才能平衡。

台灣 中風 肌肉

上一則

七十從心所欲

下一則

張云鵬的故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