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台灣女生孤身闖戰地 撥開以巴煙硝迷霧

「他不是普通華人,他選過總統」華裔選民票投楊安澤

韭菜排排站

我心目中的韭菜就像婆家的檸檬,一旦需要,就進園子裡隨手摘個幾棵,所以韭菜應該是接地氣的,應該是貼近俗塵大眾的蔬食,可是它的價錢往往超越青江菜或油菜,完全顛覆我所謂的「應該」。

園子裡的韭菜源於姊姊家後院。寥寥幾棵、莖纖葉細,一掌可握;韭菜韌性強,能紮根瘠土、忍受風寒,我把它種在斜坡,依照一貫的態度細心照護兩周,眼見幾許生機便逐漸放手。心裡明白:石蒜科的鱗莖植物不容易死,一時之間也不可能展現成果。好吧,我得承認:「種樹開花皆是緣」,如若和我有緣,自然不會棄我而去。

時光飛逝,幾次春雨過後,韭菜竟然青綠蓊鬱水靈鮮嫩,難怪杜甫要感謝衛八的「夜雨剪春韭」;韭菜通常越剪越旺,江西兒歌「剃頭刀兒割韭菜,寅時割丁卯時有」,漢代民歌「髮如韭,剪復生」,在在描述韭菜的施惠眾生;韭菜應該是共享的菜蔬,通常太過茂密,還得一荏一荏剪了往同事手中送。

我只想在飯菜香之餘增添些許綠意,沒要韭菜成為餐桌上的主角,也因此常忘了修剪,偶爾巡視,只見莖已成硬梗花兒綻開;「韭菜花開心一枝」,可見韭菜花有多難得,而且得趕在嫩莖一掐便斷花苞膨脹呈尖圓適時採摘,但也只是掌心少少一小撮,聊勝於無;至於韭黃,那得長期隔絕陽光,曠日持久,哪是急性子之人該做的事。因之,韭黃和韭菜花物稀價昂,貴得有理。

至於老了的韭菜,一陣風過,種子隨風飛揚,愛到哪裡便到哪裡。韭菜自播性強,滿園子瘋長,只需種一次便能收割多年,又名「懶人菜」,實在很適合我對園藝只是玩玩的散漫。既然如此輕易可得,哪能貴到叫人咋舌?

多了的韭菜鱗莖,有些回歸娘家,有些在朋友家落地。有一次同事問我:「怎麼種?」我毫不思索衝口而出:「種到土裡,不用管它。」日後問起,死了,結局,魂歸垃圾桶。唉!我竟忘了叮囑:「韭菜躲在土裡,只是時機未到。」

看起來我家韭菜和油麻菜籽一樣命賤,石頭縫裡也能長。年輕時總以為「命賤」是個貶義詞,直到社會中幾番打滾,這才悟到其實是:隨遇而安,堅強不認命的本性。

韭菜的平易近人在於百搭。韭菜和豆芽是好夥伴,加蒜蓉下鍋炒,亦或炒豆干,匆忙上桌,萬無一失;若講究配色,韭菜加番茄炒蛋柔媚溫潤;拿來下麵條也不錯。居家避疫期間實在太想念韭菜盒子,夫妻倆合作無間,一個揉麵一個拌料,為了滿園韭菜,外子第一次獻藝,值得嘉許。

這滿園韭菜東一撮西一叢,有些雜有些亂,收割時甚至得聞聞確認沒混雜青草。宋陳舜道云:「得暇分畦種韭菜」,這麼多年了,再怎麼忙也得勻出一點時間讓韭菜排排站好,以求視覺上的舒心。

居家避疫

上一則

三上成功嶺(上)

下一則

蟬捕螳螂,黃雀在前(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