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實際染疫死亡恐逾90萬人 佛奇:官方數據少算

白宮防疫協調官:美國疫情正在轉危為安

魚池

在我剛搬到華府地區找房子的時候,這棟屋子後邊三公尺見方的魚池就成了一個亮點,比較了幾個相差不多的屋子,就決定跟金魚們相伴了。

春天來到時,池裡的荷花葉子還沒長出來,這些魚常在陽光下浮游到離水面很近的地方,好像想曬曬太陽的樣子,這時我就可以數一數大概有幾條了。夏天和秋季時,荷葉蓋滿魚池,只有在葉子空隙中可以看到魚的身影。冬天時水池結凍,好在水的特性是冰都從水面結起,魚兒們都躲在水底,就能逃脫被凍死的命運,靜待來春的到來。

池裡大多的魚都是全身金色的魚種,可是有些魚是紅白相間的,大概有點錦鯉的血統,然而我見過最大的一條只是手掌大小,不像日本的那些一兩尺長的大錦鯉。原因很簡單,大湖產大魚,小池由於環境的限制,魚就相對地小了;就好像同一物種生長在大陸地的話,個頭就比活在海島上的要大得多,這是有生態學上的理由的。

由於沒有天敵,魚兒們都活得自由自在,當然生老病死是所有生物的常態,我就看到許多幼苗魚出現,在成長過程中有的是黑色的,等大些時候紅色就開始顯現,到成年時就變得全紅或紅白色的了。我數來數去,魚的總數都維持在六十條左右,想來魚池的大小限制了數量的突破,這也是生態學的應用吧!

沒想到有一天,我發現有半條魚的屍身漂浮在水面上,這真有點奇怪了,如果是魚鷹來襲的話,牠們都是把整條魚吞下去,絕不會留下半條的。 我仔細觀察了一下,看到了一顆鱉頭躲在荷葉的間隙中,好傢伙,原來是這個東西作怪。我試了幾次用網子去撈捕牠都被牠機靈地逃開了,告訴了紅脖子白人鄰居這個情況,他就說由他來解決。

他拿了一把氣槍(住宅區是不許開真槍的),等水鱉再次露出頭呼吸之時,瞄準目標,只聽到潑的一聲,池裡的水鱉就立刻翻了身,這退休警官的槍法還真不賴,一槍正中腦袋。撈起來以後才發現這隻鱉有小臉盆那麼大,應該是從幾百呎外後院的小溪裡爬過來的。還好鄰居槍法高超,把牠一槍斃命,否則我的金魚寶寶們都會被種族滅絕啦!

紅脖子問我,如果我不要死鱉的話他可以拿去煮了吃,我從來沒烹煮過鱉的經驗,當然說好讓他帶這項戰利品回去了,真沒想到有些白人跟我們的廣東老鄉一般,很會弄野生動物當餐點呢。

從此以後就沒再見過鱉的影子了,牠大概是有次下大雨的時候乘波而來的。可是還有一些麻煩的傢伙不斷地出現在魚池裡,一到天暖化了冰,就一定有青蛙們嗅到池水的香味,開始以此為家了。於是一不注意,就有大小蝌蚪滿池地游來游去,我只好盡力把牠們網起來丟棄,因為一旦變成青蛙,捕捉就困難許多,青蛙們不但會和金魚們搶食我餵的魚食,大概還是小魚崽的敵人呢!

我有時在下班後或周末時搬個凳子坐在池邊,靜靜地觀看那些大大小小的金魚游來游去,上班時的勞累或不愉快常常都被這些小魚們打消了。莊子和惠子曾經爭辯過:「子非魚,焉知魚之樂」? 我無法斷定這些魚兒是否真的快樂,可是牠們能夠活著,還能夠幫助我打消憂慮,我想牠們必定離快樂不遠了吧!

退休 華府 暖化

上一則

文牘工作話今昔

下一則

有情綿綿(八)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