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爆料新書:川普去年染疫病情急轉直下 白宮措手不及

韓媒:中企囤貨 狂掃半導體製造設備

爸爸回去了

聽到從台灣傳來父親去世的消息,我很詫異,可是我不想悲傷,我想用正面的思維恭喜他的高壽,為他以九十高齡無病無痛地離世而歡喜。事實上,我也替他高興,因為他終於可以回家,回他自己的家,與他的父母團聚了。因為疫情關係,我一時半會兒無法赴台奔喪,我想靜靜回想與他父女一場的點點滴滴,為他送行。

我們現在買蘋果電腦、買iPhone、用LINE交談、追求5G……,我爸是趕不上了,但他在他的時代裡可同樣是個追趕當時科技時髦的年輕小子。我們家的「五機」就是他一個個追進來的。

他結婚沒幾年就買個收音機,天天聽股票的起起落落。大人聽完股票,我就轉到中廣聽廣播劇。那時黃梅調大流行, 我爸買了電唱機,我記得他興沖沖地拿了「梁山伯祝英台」電影插曲的唱片回家。拆開包裝一看,唱片一共七張。稀奇了!不是傳統的黑色,居然是半透明的寶藍色。從此我天天聽,還帶領著妹妹,一面比畫著蓮花指,一面跟著唱。

不久,爸爸又買了電視機。電視有個拉門,上面擺個「大同寶寶」當裝飾。我就開始看起了台視的「溫暖人間」, 聽起「群星會」。初中的時侯,我爸買了錄音機。那時侯一般家庭哪有用到錄音機的機會 ,錄音機就變成我姊的大玩具。她按著「錄放」的按鈕,一遍又一遍唱著大堂姊抄錄下來 「南屏晚鐘」、「蘇州河畔」、「我是一隻畫眉鳥」的歌詞。她拿著錄音機的麥克風唱歌,就像電視裡的歌星一樣。

差不多是我上大學的時候,爸爸買了計算機。這個計算機倒是他用得比我們多,小時候被他逼著學打的算盤,便也無聲無息地消失在歷史洪流中。我們就這樣慢慢長大,而父母也漸漸老去了。

爸爸從小失怙失恃,兩歳之前就先後失去了父母,跟著年邁的我「阿太」長大。他是老么,卻從沒有享受過當老么被疼愛受寵的特權。小時候就算想撒嬌或者哭閙,也沒人聽,沒人可安撫他,也就不哭了。年紀大了,反而變得特別愛哭。在長途的越洋電話裡,他大聲哭說「我好想你們呀!可是我沒辦法坐飛機去看你們!」哭得就像個小孩子一樣,哭得完全沒有父親的形象可言。我知道他在心裡深處,其實在對自己從來也沒印象的爸爸媽媽吶喊。

這幾個禮拜,我仍然整天長時間居家工作。到深夜,安靜的周遭一點小小聲響,我都相信是爸爸不必坐飛機就飛過來看我了。我想說,爸爸,你的小孩個個爭氣,獨立自主,有出息。不用擔心我們,我們會好好過日子,也會照顧媽媽。爸爸,你自由了,回去吧!回去找自己的爸爸媽媽。爸爸,你一路好走,我們有緣下輩子再見!

股票 台灣 疫情

上一則

易學難做雞蛋餅

下一則

飲茶與嘆茶(下)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