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281萬人確診 35.4%民眾完成接種

台新增25例確診 13例是本土病例

何日再相逢

已經有好長的時間沒有出遠門了,新冠疫情一發不可收拾,阻擋了先生與我例年的旅遊計畫。緊隨著取消了德國的行程後,義大利之行眼看也將淪為泡影;在被迫宅家的漫長日子裡,我們只能藉著YouTube上的導覽影片,重溫自己每個曾經走過的地方。

每當米蘭大教堂(Duomo di Milano)出現在眼前時,我依然止不住心中那股再被掀起的悸動;我並不是教徒,但不能忘記多年以前,在那滿是淒風苦雨的寒夜裡,自己曾站在此處一個不起眼的角落,含淚向四方不知名的眾神祈求保佑;而也就在不久之後的兩年時間裡,換了新肝的先生終於能夠再伴著我。

恍如隔世般又來到了同樣的地方,初暖乍寒的天氣仍是清冷濕涼,但我已不再感到瑟縮無依。我小心翼翼地尋得了當初久立的石階,抬頭又見那依然高聳的米蘭大教堂,當我以心語訴說自己感激的同時,不聽話的淚水再次悄悄地滑落了一臉。

當影片行經我們每次停留的旅館時,我似乎又看到了自己不時進出的身影。旅館坐落於大教堂後方不遠處,房間臨窗面對著一個小公園,公園裡有噴泉不息的小水池,池邊大樹環繞的每張長木椅上,閒散坐著暫且歇腳的路人;只見往來不絕的電車不時從身旁駛過,隨車脆耳的叮噹聲總是迎風而至,與鳥兒的吱喳聲相互交錯起伏,我也似乎只有在置身其中的此時此刻,才能真正感受到世間本可以有的從容與和諧。

坐火車是在歐洲旅遊最大的樂趣,我對在義大利的乘車感觸尤其深刻。米蘭火車總站是墨索里尼時代規模最大的建築物,也是全歐洲進出人數最多的車站,先生與我總是以這裡為出發點,乘車往返米蘭周邊的大小城鎮。

於是以古法製作小提琴而著稱於世的克雷莫納(Cremona)、以海明威年輕時久居療傷而廣為人知的斯特雷薩(Stresa)、以阿爾卑斯山邊大湖而景色獨到的阿羅納(Arona)、以崎嶇石道可步行通達山頭古堡的安傑拉(Angera)、以傳統義大利美食吸引四方來客的波隆那(Bologna),及以在莎士比亞劇裡傳說中茱麗葉的家所在地著稱的維洛那(Verona),也都成了我們雖然再三造訪,卻永不感到厭倦的地方。

二○一九年底飛返紐約家中的當下,我並沒有太多的離情,因為我知道自己很快又會回來了,米蘭依然會像已往般迎接著我們;不想此時已非彼時,疫情日甚一日,出門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望。

我每天靜在家中,心裡仍不時浮現在那廣場上,一群群爭相取食的鴿子,和那南來北往的行人過客;我也惦念著那些樸實的小鄉鎮,一抹抹歷史的痕跡,那斑駁見影的古老門牆,那青青草地上的牛羊,那花木扶疏的尋常百姓家,以及那親切又和善的陌生人。不曉得有誰可以告訴我,我們何日才能再相逢?

義大利 疫情 旅館

上一則

三隻小雞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小姑姑給的紀念品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