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面對警察行動想錄影自保 須注意五重點

拜登6月中旬訪歐 將參與G7、北約與歐盟峰會

叫我如何不想他

叫我如何不想「他」,不是初戀,不是情人,而是從童年愛到如今無法割捨的美食—豬油,我的同齡人恐怕也無法忘卻的記憶。

在那個一切都要憑票供應的年代,印象最深刻的是每人每月供應半斤豬肉、二兩食油。每個月都要從嘴裡摳出肉票,一大早去市場排隊,希望能買到豬板油以補貼食油的不足。

當時坊間有一句話:「醫生,司機,豬肉佬」,是指社會上最吃香的三個職業。豬肉佬手中的這把刀是操控一切的,買得到什麼部位的肉是由這把刀說了算。買到了豬板油的日子是快樂的,炸豬油的時候更快樂,因為聞著就香,更別提隨後的日子裡有豬油撈麵、拌飯、炒菜……,只要放了豬油就帶著肉香。

那個年代相信家家戶戶都有裝豬油的罐子,我家的豬油罐是一個褐色的大肚瓷罐,裂了個口的小碟當蓋,放在竈邊的小碗櫃裡。中午放學饑腸轆轆,舀碗飯來勺豬油,拌上醬油,三扒兩撥就進肚,那種滿足安慰感是言語無法形容的。

快過年時,家裡會做客家娘酒,雖然總共只有按人頭供應的幾斤,也還是要做娘酒。蒸酒的那天我是不會出去玩的,如果是晚飯後做,我也不會早早上床睡覺。廚房裡進進出出,圍著外婆轉來轉去。外婆知道我的心思,嘴裡一直碎碎念,「一粒米一滴酒」,可我惦記著的是糯米飯,絕不放棄。

一出鍋的糯米飯粒粒分明,晶瑩剔透,散發著甜香,外婆就會舀一飯勺,我趕緊用碗接著,打開碗櫃,舀上一勺豬油,再撒上白糖,小口小口慢慢享受。白糖在齒間沙沙響,豬油的香滑、白糖的清甜和柔潤的糯米飯交融一起,心裡感嘆,人間好吃的東西不過如此吧?

等到豬肉無需憑證購買的時候,什麼血脂、膽固醇、血管堵塞、心肌梗死的科普文章到處可見,搞得人心惶惶,生怕吃進了毒品。別說豬油了,吃塊紅燒五花肉都得反覆思想鬥爭,心裡糾結。豬油、肥豬肉從人們的餐桌上逐漸消失,可是不管文章怎麼說,每當捧著白花花的米飯就會想來一塊油亮的紅燒五花肉,那才是米飯的絕配,怎「叫我如何不想他」? 這種壓抑的思念時時糾纏。

有次餐館吃飯,看見餐牌上有「本樓秘製油菜」,我很好奇油菜如何秘製,端上桌未曾動筷就聞到一股熟悉的香氣,筷子一撥就見數粒豬油渣在其中,我不禁莞爾一笑,這秘製我早就會。為了這個秘製油菜,隔了一個星期又上那家餐館吃了一次,稍稍慰藉了思念。

從那以後,買肉的時候就問:「有賣凈肥肉嗎?」師傅會幫著挑出肥肉,遞給我時還暖心地叮嚀,「不要吃那麼多哦!」。愛「他」者,視豬油為人間美味,美食家蔡瀾把豬油撈飯列為必吃美味,他覺得吃一碗豬油撈飯簡直會感動得淚如雨下。我覺得以碳水化合物為主食的民族,對油脂的渴求與需要是深植在基因裡,無法抹去的;對於吃貨來說愛與美食不可辜負。

新版的《美國居民膳食指南》取消了「每天建議攝入膽固醇不超過三百毫克」的建議,但是不能認為膽固醇有益無害。美味豬油不可缺,卻不能天天享受它,這叫我如何不想它。

美食 美國 毒品

上一則

家園何處是

下一則

我的牙齒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