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CDC開放口罩令 白宮也狀況外「非拜登決定」

南加慈母照顧癱兒 34年不離不棄

蜂的季節

春天來了,花開了,也是蜂的季節了。小蜜蜂嗡嗡大概是最早出現的蜂族,也是最無礙的,看牠們心無旁騖地埋頭在花心採蜜,對我就近賞花攝影全然視若無睹的樣子,非常可愛。另外一種獨行俠似的北美大黃蜂(bumble bee),比蜜蜂大很多,常見牠們飛懸空中,嗡聲很響,雖樣子嚇人,但牠們不攻擊人。我說牠是獨行俠,因為牠們各有地盤,有別的同類蜂入侵,就會驅離。有人不喜歡牠們,因為北美大黃蜂是在木造的建築物鑽孔作巢,產卵育幼。

危險的是北美黃蜂(yellow jackets),牠們大小和蜜蜂差不多,但苗條些,黑黃間隔條紋比較明亮。牠們的巢築在地下,只有一個銅錢大小的出口,在草根葉叢中很不容易被看見。如果不小心踩到上面或旁邊,牠們就會傾巢來犯,只有跑百米似的速逃,不然會被叮得很慘。喬治亞理工學院足球隊用牠作吉祥物,就是取其攻擊力強。

多年前文友們來訪,我們走在樹林裡時,一位文友的太太就因踩到牠的巢,跑得不快,被叮得滿身是包,而我們只有白花油來塗抹,其痛楚可想而知。

此後我整理花圃時,都先用耙子打草驚蛇,發現一兩隻就認清洞口先走避,然後拿了水龍頭來給牠個水淹七軍,迫牠們搬家,但無效,最後在早晨天微亮牠們還不活躍時,灌一鍋燙開水下去,這雖殘忍,可是解決了問題,不僅如此,還不知造福了什麼動物,因為一兩天後,我看見那裡被挖出一個湯缽大的洞,散落許多片被舔食乾淨的蜂房。

另外常見就是喜歡在屋簷下作巢的黃蜂(wasp),牠們的巢由一根堅韌的帶子黏掛著,如一個倒扣的碗,蜂房外露,雖然有時就在門窗旁,但對我進出並無大礙,一來可能是牠們的領域觀念小,不覺我侵犯或威脅到牠們,另外是蜂少巢不大,所以我們通常是各行其是,互不相擾。

但我發現牠們的巢總不會太大,過一陣就會蜂去巢空。有天終於無意中看到答案,是我近鄰的北美京燕在啄吃牠們的蛹,這倒真是合乎我期待的自然生態平衡了。

最可怕的大概就是我們說的馬蜂或虎頭蜂(hornet),牠們比上述黃蜂大,體形相似,顏色黑褐。當我們惹了大麻煩,就會形容是「捅了馬蜂窩」,老美也有幾乎完全相同的說法,可見牠在中美都是惡名昭彰的。

馬蜂一般作巢在樹枝間,像用灰色厚紙一圈圈、一層層糊出的一個陀螺掛在那裡,初開始時也許酒杯大,後來可大到像西瓜。我第一次看見是在我車道旁不遠處,才種了一兩年的一棵海棠花樹上。

為了安全,我就去買了專門殺蜂的噴劑,一般噴劑用來殺蚊子螞蟻等的,噴液出來是霧狀,然而殺蜂,噴蜂巢的噴液射出時是一條直線,可達二十呎遠,人可在安全距離噴射。那個蜂巢已有柚子大,我為了徹底消滅牠,就猛噴到整個蜂巢濕透垮掉到地上,蜂屍狼藉滿地。

當時雖大快人心,但不知道那殺蟲劑浸入土裡也會對植物有害,那棵小海棠樹不久也死了。得此教訓,我再看見馬蜂窩時就噴到略濕,馬蜂受不了,棄巢而去,然後去把那巢摘下,如是則無損花木,也算是從經驗中學習。

有次和朋友去逛花園,她入園前交給我一個針劑,因她對蜂螫過敏,萬一被叮,我可馬上幫她施打救急。還好那次沒有發生,這種針劑可請醫生處方,一般藥店都可買到。為了不負大好春光外出時,有這一針劑隨身,還是可以安心不少的。

足球 驅離 攝影

上一則

惦念老友

下一則

捨命陪君子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