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99萬人確診 37.3%民眾已完成接種

惦念老友

看到好友樂芝胞妹傳來,樂芝在台灣安養院滿頭華髮,坐在輪椅上閱報的照片,不勝唏噓之餘,很難把當年曾風光由高中保送台大、獲台大新生杯散文組首獎殊榮;和在旅美時,擔任全美最大中文報社美東地方版的特約編譯,聯想在一起。據乃妹表示,罹患帕金森氏症和憂鬱症的樂芝,意興索然,手機、報紙、電腦和電視一律不看,所以那天她去探望,難得見樂芝正在翻閱報紙,立刻拍照發來。

當年樂芝和我同時住進台大新生宿舍,因為我們都是四川崇慶縣人,所以一見如故,雖然不同科系,但我跟她去旁聽中文系、一起去懷恩堂聚會、每周四晚上參加唱詩班練唱。後來她爸爸調職台北,住在木柵宿舍,又常跟她去打牙祭,吃伯父做的家鄉味,除了上課,可謂形影不離。

大學畢業,我返屏教書,她留在台北,我們各自成家,偶爾南來北往互訪,主要還是互通魚雁,可惜我們的聯繫到她因公奉調歐洲後,嘎然而止。怎麼也沒料到,失聯八年後,我們竟然異地重逢,而且就在我任教的高中。當時她剛拿到紐約公校代課執照,恰巧被派到我們學校,我坐在辦公室看到她走進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久無音訊的摯友竟突然出現在眼前。

她娓娓道來,當年老公辭去高薪工作,隨她赴歐履新,適應不良,兩人常生齟齬,終致離異。為免觸景傷情,她遠走紐約散心,在區間渡輪上邂逅了單身同齡又風趣機智的洋老公。記得她告訴我新州家裡的電話號碼時,我還以為他們有特別付費,因為非常簡單易記,原來洋老公跟主事者佯稱,太太弱智,複雜的電話恐怕記不住;我跟他說:「樂芝常在報上撰文提到他,他已儼然是社區名人了」,他說,樂芝該教他怎麼寫他的中文名字,免得哪天跟她走在中國城,會有人向他索取親筆簽名。

然而,幽默畢竟不能當飯吃,由於語言和文化隔閡,兩人觀點迥異。比方老公不贊成她通勤從新州來紐約上班,因為他不能體會中年來美、舉目無親的樂芝,多麼希望全職在中英雙語師生較多的紐約中學教中文,而不是偶爾兼職,教新州老美學生中文。

樂芝身為全職家庭主婦,兼在家編譯,載老公的寡母和阿姨看病,並處理她們的雜事,自己的家人遠在台灣,卻得整天圍著兩個洋老太轉,她孤單寂寞,滿腹委屈,無處傾訴,憂鬱症又發作,甚至曾服藥過量,險些喪命。

住在加州的兒子趕來看望,決定依她的心願帶她返台養病,洋老公殷殷叮嚀,等她病好會立刻飛去接她回美,但她心意已絕,只想葉落歸根。外子去春過世後,我跟很多台灣的舊識在網路搭上線,只是過去無話不談的好友,卻無法分享以往珍貴的回憶,只有祈禱她能早日走出陰霾,趁著我們尚未失憶、失智前,好好把握機會言歡話當年。

紐約 台灣 新州

上一則

含笑花

下一則

蜂的季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