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SAT、ACT成績 加大將不再列為錄取與獎學金考量標準

CDC開放口罩令 白宮也狀況外「非拜登決定」

什麼時候去看花

圖╱曾妙容
圖╱曾妙容

「什麼時候去看花?」自從門前的桃樹綻開第一朵花苞時,我便按捺不住了。「前門後院、街頭巷尾全是花,還要去哪裡看花?」外子知道我要觀賞的不是三兩棵山茶、五六朵杜鵑或幾十株玫瑰;一聽,就知道他是明知故問。

十幾年前偶然看到水果花季的訊息,便和好友夫婦一車四人專程從洛杉磯前往賞花,地點在中加州佛雷斯諾附近。天時地利與人和,車子穿梭在產業道路上,轉眼暼見一畦未設置圍籬的老杏樹,姿態蒼勁冠大枝垂,椏條繁花朵朵相綴,阡陌之間自然形成圓拱形花道,穿梭其下,不飲自醉。北宋詩人楊萬里詠杏:「道白非真白,言紅不若紅,請君紅白外,別眼看天工。」我看到的正如白雪蓋四野,竟不知含苞之時朵朵嫣紅,隨著綻放逐漸變成淡粉奶白。這是我和杏花的偶遇,在茂密連綿的杏樹林裡,放眼望去盡是嬌姿艷態,美不勝收。

遠方遼闊無垠,粉紅桃枝或雪白李花的大色塊鋪陳,此起彼落連綿不絕;所謂「數大便是美」,水果花的花形甚小,若非千棵萬株的幫襯,怎能呈現令人驚嘆的美景,映入腦海的是日後不斷咀嚼回味的畫面。

自此,每逢二、三月交接之際,總是心心念念那一片桃紅、粉白的田園,可是萬般皆巧的好時機再也湊不齊,一晃數年,想要看花的念頭依然濃烈,來回八小時的體力卻逐漸衰退,帶路的司機也意興闌珊,我只能一頭熱。從此再也沒有「特地」這回事了。

外子終於安排探望兒孫之後回程時順道去。去程,五號公路兩旁的開心果園早已新葉、花朵參雜。「水果花的觀賞期只有一兩周,果樹抽芽花兒便失了丰采。」我心裡有點焦急,卻不敢嘮叨。

在一五二公路盡頭接上農莊風情的三十三號公路,映入眼中的盡是新綠滿枝的中生代,「好像來遲了」心底無限惋惜。沿著農地環繞,田間豪宅孤立果林叢中,突聞雞啼狗吠,好個忘卻病毒彷如世外桃源的耕作人家。

終於尋得一片老桃林,樹幹布滿每一筆風霜雨露的造訪,每道紋路刻畫的是歲月累積的老成和滄桑,仰天的枯枝令人聯想水墨,正值花期,深嫩淺粉色調漸層,根根枝條都是姿態萬千的模特兒,讓人迷亂到不知如何捕捉倩影。蹲下身子,從參差的樹枝隙縫仰望,純淨無瑕的藍天微雲如絮,再配上粉嫩的桃紅,遠近焦距的切換,大自然神來之筆呈現的畫面如此柔和靜美,默默撫慰被病毒威逼而日日驚懼的心。

可是我還沒探訪舊日李花園,而昔時的老杏林仍在尋尋覓覓中。

沿途車聲隆隆,那是重卡壓迫公路的喘息聲,窗外一道道如畫風光急速倒退,日日夜夜、來來回回的司機是否被奔波的勞碌把這條路走成視若無睹的慣性?九十九號快到盡頭,就要接上五號高速路通往洛杉磯繁忙喧囂的萬丈紅塵,回頭遙望,向我的「世外桃源」道別。

「什麼時候去看花?」當然是花季當下,不,我指的是專程前往。也許,應該在佛雷斯諾住上一晚,這樣就不會把賞花的閒情逸趣走成形色匆匆人仰馬翻了。

洛杉磯 加州

上一則

NCAA/不捨北卡老教頭突告退休 喬丹難忘與父親往事

下一則

最好的保安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