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時報廣場爆槍案 3路人被波及 4歲女童需手術

封面故事/反仇恨犯罪 亞裔不能再姑息

老友冬陽

我有位很特殊的老友,它是「冬陽」。

那年我十一歲,自幼體弱多病的我,雖然生長在和暖的南台灣,但每遇寒流來襲,我總覺得手腳冰冷,穿再多衣服也難敵逼人的寒氣。

那是寒假中的某一日,接近中午時分,父親叫我暫時放下作業到院子裡曬太陽。我坐在小矮凳上感到無聊,順手拾起一段枯樹枝,在地上胡亂畫畫,畫著畫著,手竟靈活起來,不似先前在屋中握筆時那般僵硬。我又下意識地動了動腳趾,咦!腳趾也靈活多了,而且身體漸漸暖和起來,又過了一會兒,我脫去大衣與門外的鄰居小友一起跳繩,開心極了!我立即擺脫以往對寒流來襲時的恐懼,後來父親說,是冬日的陽光給了我溫暖。

次日,我功課做到一段落,主動跑到院中曬太陽,邊曬邊觀察這個帶給我溫暖的太陽,瞇著眼瞧,它不如夏日那麼刺眼,卻散發著令人感到溫暖的熱量。我想起一則寓言故事:「北風」與「冬陽」比賽,看誰能使路人脫去大衣,「北風」呼呼地吹著,路人將大衣裹得更嚴實;「冬陽」隨即慢慢散發和暖陽光,路人逐漸感受到熱能,自然就脫下大衣了。

想到這,我再向冬陽望去,它像位慈祥的老公公,向大地灑下源源不斷的暖和,無論貧富都能享受到。自那年起,我不再懼怕寒流,南台灣的冬季少有淒風苦雨,寒流天也可盼到暖陽,它成為我抗寒的寶貝,遂將它放入我的朋友名單中。

北上就讀大學是我最想念「冬陽」的時期,台北冬季的冷風寒雨曾將我凍病過,躺在病床上裹著厚棉被,我更思念我的老友「冬陽」。後來發現,南台灣冬陽不但使人不懼冷,更能曬出特別風味的香腸與臘肉,它也能為我的枕頭與被褥曬出大自然的獨特氣味,此後我愈發珍惜這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寶貝冬陽。因為它,我的生活增添了更多的安心與健康,我很欣慰自己在童年就結識了這位「朋友」。

移民來美後,我住在陽光充足的北德州,此地夏日陽光毒辣,停放在烈日下的汽車內除蓄滿酷熱之氣外,那方向盤上的熱度甚至能燙傷人手。好在冬陽依舊和煦,為我拾回許多兒時的記憶,尤其是這些年,老友「冬陽」更對我有「補鈣」之功。

早就知道曬太陽的益處,自新冠疫情爆發以來,更聽聞相關報導建議多曬太陽以增強免疫力,我因此更珍惜曬太陽的機會,尤其在冬日,我總在上午十點以前,坐在後院中可完全享受陽光的位置,背對太陽挽起長髮露出後頸,據說這部位的吸收能力較佳。我同時會伸出雙掌享受陽光,不僅因為中醫朋友告訴我手心曬太陽的好處,更因我右手中指第一節受關節炎影響已變形,我希望日漸老化的手關節也能多享受些陽光。

如果天氣暖和,我會捲起褲管露出雙膝,這兩年我被退化性膝關節炎所苦,有機會總不忘讓雙膝也能享受冬陽。坐在椅子上享受冬陽的我,突然想起多年前到雲南麗江旅遊,在四方街廣場欣賞歌舞表演時,見到許多身穿當地傳統服飾的老太太們,蹲在地上觀賞表演,她們皮膚都成健康的古銅色,四平八穩地蹲在地上,那年我接近耳順之年,已逐漸感到膝蓋的退化無力,「蹲姿」對我已是奢望。

後來聽導遊說,當地婦人常年下田工作,因當地得天獨厚的好天候「冬無嚴寒,夏無酷暑。」以致享盡陽光之福,體格特別健康。

活動手腳後,我覺得四肢靈活多了,進屋前我抬頭向「冬陽」老友點點頭,說聲再見。

台灣 德州 疫情

上一則

放風箏

下一則

尋覓(九)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