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全美3260萬人確診 45%人已打1針

金山口罩令稍放寬 室內外規定要留意

走進電影院

電影《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中飾演男主角的克里斯多夫‧普拉瑪(Christopher Plummer)安離人世。縱橫舞台一甲子的普拉瑪詮釋過各種類型角色,而其中最令人津津樂道的就是他在《真善美》的演出。我不禁懷想起年幼時觀賞《真善美》──我的啟蒙電影,那純樸童稚的樂趣,不僅開啟了我從電影探索人間故事的好奇,也拓展了我欣賞影劇的視野。

當年還是小學生的我,有天中午在學校吃完便當,老師無預警地宣布要帶全班去看廣受好評的《真善美》,一聽到既不上課又能看電影,同學們拍手歡呼,迫不及待整理書包排好隊伍跟老師大步邁出校門。當年通往市區就是一條長寛馬路,稍不留意還會踩到牛糞;路旁有參差不齊的房舍和農田,路上車輛稀疏。我們嘰嘰喳喳地前進,絲毫不覺得勞累或路遠,興高采烈地奔向戲院。

市區裡水泥石灰打造的戲院高掛著彩色招牌,我興奮地仰頭瞻望,戲中人物的畫像栩栩如生。從耀眼陽光中踏入燈光朦朧的戲院,我們坐定在木製涼硬的排椅上,心情卻無比高亢暖熱。電影緩緩自貫穿大廳的樂聲中展開,懵懵懂懂的年紀,我來不及閱讀快速閃過的中文字幕,而被寬廣銀幕上棕髮碧眼、雪白肌膚的人物所吸引;輕快悅耳的樂曲、旋轉跳躍的舞姿、繁華似錦的場景、一幕幕都讓我目不轉睛。

即使當時不甚了解歡樂劇情為何出現軍隊及避難的場面,然而其中所呈現純真善良與美好的情感,深深觸動了我幼小的心靈,同時激發了我對電影奇異世界的嚮往。

成長年代最開心的事莫過於和朋友相約看電影。揣著淺薄荷包,自認為追趕時尚的我們,多半在台北公館的東南亞戲院碰面,看盡二輪的歐美影片才過癮。每當米高梅的雄獅壯吼或派拉蒙的雪山峰頂片頭出現時,我們馬上聚精會神凝視著情節演變,邊讀字幕邊豎起耳朵聽英語對白,偶爾聽懂幾句就暗自竊喜。

看完電影,我們總會文青般的發表「高論」,且聊且行在人聲喧嘩的鬧區裡,愉悅愜意,青春歲月的浪漫與率性隨著觀賞電影而揮灑自如。

旅居海外空暇時,依舊喜歡經由電影品味戲劇人生,領悟人生如戲的隱喻和真諦。不再有中文字幕可依賴,更得認真聆聽對話和細看角色扮演,若聽得不透徹,總嘗試用心去體會。無論身居何處,電影裡無遠弗屆的時空人事,始終引導我的想像遠颺高飛。一方漆黑空間裡,我投入電影營造的情境中;從小至今的熱情未減,慢慢咀嚼那讓我浸潤劇情的扣人心弦與共鳴。

前些年小鎮電影院大刀闊斧全面裝潢,並將擁擠的座椅換成大型寬敞的「懶人躺椅」;僅需一個按鈕即可隨意變換姿勢,收放自如。我舒適地斜躺在懶人椅上,入耳是環繞全場的立體音響,融身於電影院的體驗大為加分,銀幕上的情節人物也隨之鮮活起來。

居家防疫,市井小民前往電影院的娛樂備受衝擊。網路影視串流平台順勢擴張,看影片的渠道五花八門,讓我這老派電影院愛好者瞎忙著轉換各個頻道,頭昏眼花。想想當下日新月異的網路科技,如何能取代那在戲院裡注視著超大銀幕而身歷其境的樂趣呢?

萬象更新的一年,期盼戲院業主們能夠挺過難關,我也好重回舒適的懶人椅上,放鬆地走進眩目多彩的電影世界裡。

電影院 東南亞 奇異

上一則

冬夜裡的一盞燈

下一則

方明漪從小愛塗鴉 為生計中年才圓夢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