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中防控疫情:非必要、非緊急事由 暫不簽發出入境證件

泰森肉品要求員工打疫苗 微軟要求接種證明

春天的功課

往年此時是個陰雨連綿氣溫凍寒的季節,而今二、三月交接之際,猶如春天。暖陽把晴空擦成一片湛藍,日照提前時程為土地解凍。「草因地暖春先翠」鄭板橋說得好,庭院、過道早已一片生氣盎然。

黃色酢漿草正處處瘋長,鮮青倒心形葉片煞是好看,但生命力旺侵略性強,堵得枸杞植株快喘不過氣了;有「荒野救命菜」之稱的苦苣,葉片鮮綠呈不規則羽狀,挨著斜坡邊際一棵又一棵,令人心生想摘下入口咀嚼的衝動。小薊就不那麼討喜了,葉片深沉墨綠呈齒裂邊緣,看似粗糙,彷彿附著一層角質,加上不等長的針刺和蛛絲狀的絨毛,不得不小心翼翼的防範著;聽說野生薺菜常出現在農村市集,可涼拌、炒食,愛好者甚多。

這些都是我家園地裡每年不請自來既熟稔又陌生的訪客,各自開著好看的小花,我卻叫不出它們的名字,也不曾想仔細審視,因為見縫就長,把一塊空地編派得雜亂無比,十幾年來我一概統一命名為「雜草」。

趁著退休和避疫的空閒,終於好奇照相査證,發現「天生我材必有用」十足有理,我眼中的雜草各有各的功效,大抵是鄉間民俗草藥的常客,具備消熱解毒、去淤消腫、涼血止血等療效,有些甚至出現在神農本草經裡頭。

我既沒神農氏的大膽敢於嚐百草,也怕像附近植物達人幾盤野菜下肚之後忙送急診的後果,唯一能做的就是動手除之。

每年的拔除野草,成了春天必修的一門功課,既然是必修,多多少少累積一點心得。記得剛開始時不太了解土地習性,總想著等忙完手頭上的事物再處理。我的空閒往往是五月底中文學校告個段落之際,土地早已乾裂堅硬,一片野草和泥土緊密結合默默竄到膝蓋高,有的甚至長成一人的個頭,這時除了鏟子、鋤頭還得動用電鋸,真是苦不堪言。

記取教訓之後,時時警惕:可別再重蹈覆轍。

可有時真的忙得無法抽身,等探頭一看,又錯過大好時光,反反覆覆好幾年總是敗陣,唯一的好處是草已斬根已除,不會有春風吹又生的懊惱,不必擔心「必修」變「重修」。

幾度交手,最近這幾年領悟到泥土一解凍將乾未全乾時最是鬆軟,只要從根部一拉,沒有不趁勢脫離的。今年是個暖冬,我這春天的功課早早就規畫了,雖然土壤稍帶濕氣,野草還有再冒出頭的可能,但我有足夠的時間守候,絕不容許它們有竄長的機會。

春天到了,大自然很忙,我也很忙;忙著培土、育種、植花……,忙著等待勞碌之後的成果。

退休 暖春 暖冬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