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喬州按摩院槍手 被判4個終身監禁 仍可能面臨死刑

東奧/網球女單爆冷出局 大坂直美坦言壓力有點太大

雪中憶往

連日大雪酷寒,我所居住的地方,連續兩星期氣溫近攝氏零下二十度。雖然疫情關係大部分的時間都在室內,然而此時冰封大地,連去院子曬曬冬陽、到社區街道走路運動也沒辦法了。

因為氣候關係,我已一個多星期沒有外出買菜,冰箱呈現「空」的境界,氣象報告說明天無雪,傍晚六點多,雪停了,仍然在家上班的先生決定要剷車道的雪,讓我明天出外「雪拼」。

看著先生剷雪的身影,讓我回想到孩子小時候也是連日大雪,那時住在公寓,車子停在路旁,先生一大早上班去,我一打二,大兒子小學一年級,小兒子還不到上幼兒園年紀,趁大兒子吃早餐時刻,我全副武裝外出剷雪,好不容易將輪胎周圍的雪剷清後,我已累得慘歪歪。

進入家門,大兒子已穿好大外套,揹著書包等我送他上學。我像個設定好程序的機器人,快速將二兒子內衣毛衣外套穿上,牽著大兒子、抱著小兒子,一路開出雪路。那樣的日子持續好些年,直到買了房,有了車庫,那種唯恐車子開不出去的惶恐到底是不見了。

遠居外地的大兒子打電話來,關心此地的大雪。他那裡也是大雪酷寒,凍得不得了。母子倆聊起近況,也聊起以前,談起那段雪地送他上學的兒時記趣,他記憶猶新。還說起有一次因為雪仍在下,我無能為力將包圍半身高的車子的雪剷清,決定帶他走路去上雪。

那時弟弟三歲,我把裝滿牛奶的奶瓶交給弟弟,吩咐他乖乖坐在沙發上看電視,不准走動也不准開門,乖乖等我回來。冒著風雪,牽起大兒子,母子倆頂著寒風大雪,我還一心掛著在家裡的弟弟,心臟怦怦跳,這時間怎麼那麼長,這路怎麼那麼遠啊!

走到校門口,大門緊鎖,門上貼著「今日停課」的通知單。母子倆剎那間愣在那,怎麼會這樣?大兒子突然大聲地說,「我們回家」。我笑著,牽著一路緊緊抓住的他的小手,快步往家的方向走去。原來我們的心是一樣的,我掛念著獨自在家的小兒子,他也掛念著他的弟弟。當我們氣喘吁吁回家時,弟弟大奶瓶的奶已快見底,他敞著笑容快樂地說:「媽媽!哥哥!」那時的幸福感真是難以言喻。

說起從前種種,他言語間透露出對當年的我的不捨,也透露出對我的感謝。當年與先生兩人來美讀書,從生產、養育到工作,中間種種都是我們夫妻倆共同面對,然而現今的我,卻是因為當年的困境,成就今日「天下沒有跨不過去的困境」的態度。

去年聖誕節,我分別寫了卡片給兩個兒子作為聖誕禮物。我寫著:謝謝你們是我們的孩子,帶來了很多的歡樂。也是因為有你們,鼓勵了爸爸和我勇敢,也給予我們支持力量。因為有你們的加入,爸爸和我真的好幸福,好滿足,謝謝你們是爸爸和我的孩子。

這是我第一次將心裡的想法付諸於文字,作為聖誕節的禮物,我將滿滿的感謝心意,藉著節日正式傳達給兩個孩子。那一晚,是我近年來最心滿意足的晚上。

聖誕節 疫情 在家上班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