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選定印太經濟架構談判代表群 這位華裔女性入選

華女患罕見白血病 亟需幹細胞移植…盼亞裔測試伸援

雞蛋與雞的故事

清晨,先生還在夢鄉,我為自己煎個荷包蛋、烤片麵包、煮杯咖啡。我把油亮亮、香噴噴的荷包蛋攤在麵包上,撒些細鹽,送入口裡。啊!香。

小時候住在台灣東北角海邊的小村莊裡,記得每日媽媽從菜場買回來的總是些小毛魚、豆腐和青菜等,鮮有豬肉或雞蛋。有次媽媽買回來兩枚珍貴的雞蛋,擱在廚房的一個竹籃裡。半餉,我發現一個蛋殼上有道細小裂縫,就把蛋拿給媽媽看。媽媽仔細看了,說:「唉呀,要孵出小雞了。」媽媽趕忙墊些碎布在竹籃裡,把雞蛋放在柔軟的碎布上。只見蛋殼上的裂縫越來越大,一隻濕漉漉圓滾滾的雞仔破殼而出。太神奇了!媽媽也說不出原因,也許是賣蛋的人家的疏忽吧。可惜沒過幾個時辰,小雞就斷了氣。

這不尋常的事件觸發了爸爸的靈感,「我們可以自己孵小雞,等雞長大後,把公雞賣掉,母雞則留著下蛋,雞蛋也可賺錢啊!」不久,爸爸從養雞人家買了二十來枚種蛋,在洗澡間裡擺個大厚紙盒,裡面鋪上厚厚的木屑,再輕輕地把蛋一個個擺在木屑上,又懸個電燈泡,保持恆溫。

爸爸每日觀察數次,他把雞蛋貼近電燈泡照照,說是看看有沒有壞蛋。我好奇地擠在爸爸身邊指手畫腳。一天,爸爸注意到有的蛋殼上出現了裂縫,說:「小雞要出來了。」我興奮地黏著爸爸吱吱喳喳。陸陸續續地,一個個蛋殼上的裂縫越來越大,終於殼破雞出。

這些黃絨絨的小雞可愛極了,在爸爸的悉心照顧下,很快地牠們的柔軟絨毛褪去,長出羽毛,隻隻精神抖擻。爸爸在後院裡搭建一個架高的雞舍,既通風又可保持雞舍乾淨。等到雞輩長大後,爸爸留下所有母雞,公雞則只留一隻,其餘的都賣給雞販。爸爸說,母雞會下蛋,公雞多了的話,在一起會打架。

每日清晨,公雞喔喔啼,甚為熱鬧。每日收集雞蛋是我的事情,我一手挽個竹籃,一手握著掃帚,為的是抵禦公雞的挑釁。每逢我套上拖鞋推開後門出去,這隻神氣活現的公雞就撇下牠的母雞們朝我飛奔而來,舉起雙爪向我的雙腿撲來。我當然不怕,舉起掃帚迎擊,幾個來回,牠面紅耳赤撤退,嘴裡還嘀咕幾聲。在我彎腰伸手進到雞舍去撿蛋時,還得騰出手來把掃帚在背後搖動,以防牠來偷襲。

雞蛋不再是珍稀食物,媽媽煎的荷包蛋、炒蛋或滷蛋等等,都是我的最愛。最難忘的是我在中學住校就讀的時候,每個周末我必回家住上兩晚,周一清晨才離家返校。行前母親會煮一大碗湯麵,又煎兩個荷包蛋在麵裡,母親說一定要吃飽了才有精神讀書。但我迷迷糊糊起床要趕六點鐘最早的一班火車離開,實在沒有胃口進食,又不忍忤逆母親對我的愛,只有努力把麵和蛋吞下去。後來我都在前一晚的晚餐只吃個半飽,以便在胃裡預留個空位給母親的愛。

自己做了母親以後,偶爾因為忙碌而讓孩子們吃方便麵當點心,我會把附帶的兩小包調味料拋棄,再煎兩個荷包蛋放在麵裡,孩子們抗議為什麼不讓他們加這些美味的調味料?我回答說味精太多,吃了對健康不利。他們還算聽話,默默接受了。

有次在孩子家作客,孫子說:「爸爸,我想吃方便麵。」做爸爸的說:「可以,但是要加兩個荷包蛋,並且不可加調味料。」孫子抗議未果。我不由得笑了起來,孩子們小時候的情景浮現在眼前。

先生起床了。我急忙煎荷包蛋、熱咖啡、烤麵包……。

雞蛋 咖啡 台灣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