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56%成人 完全接種疫苗

台增104例本土確診、24死 三級警戒維持到7/12

難以踰越的語言鴻溝

學了幾十年的英語、已在美國十幾年,我還是無法掌握一口流利的英語,無法領會英語脫口秀的幽默。回顧數十年來的英語學習,不勝感慨。

一九八四年的中國已開始推廣英語教育,但我所在的小學、初中都沒有英語課程,所以要從高一學起。當英語老師拿著講義、提著收錄機來上課時,她說的第一句是「Class begin」(上課了),我頓時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看到同學起立後才站起。接著老師又說「Good morning」,我徹底無語,因為我根本不知道什麼意思,心情沉重如同壓著一塊大石。

老師一直說,學習英語最重要的是要忘記母語,用英語來理解英語,但是我無法明白,更不用說應用這種方法。於是就用相近的中文來標註英語,如「古德摸你」(Good morning)、「妹啊糠米」(May I coming?)等,看似可笑,卻是中國人英語入門的最好方法。

英語課程的落後不是短時間可以趕上的,我雖然努力學習, 還是趕不上老師的進度,漸漸地失去了信心,我不知道它對我的將來有什麼用處,也無法從中獲得樂趣。但為了高考成績,只得硬著頭皮背書、背單詞,甚至將整本書背得爛熟,即使這樣,我的英語高考成績也只有六十一分。

後來我考上的是一所省屬四年制本科院校,只在一、二年級開設英語課程,當時只要通過校級考試就行,不要求通過國家統一的四級考試。大學還開設了英語角,讓同學去練習聽力和口語,但由於對英語的厭惡,我從未參加。英語課程結束時,大家都非常激動,許多人甚至將課本扔出窗外以洩心頭之憤!我也以為人生再也不需要為英語煩惱了。

然而我錯了,英語還是時常出現在我面前,無從擺脫。評職稱要求發表論文,論文又要有英文摘要或全文英語,我不得不又翻起英語字典,將中文翻譯成蹩腳的英語。後來讀在職研究生,還得繼續學習,雖然如此,來美國的美聯航飛機上,乘務員仍然聽不懂我說的英語,入境時我也沒聽清邊檢官員說的「finger」是什麼意思,此時我意識到再也無法躲避英語學習了。

到了美國,背誦英語九百句,聽慢速英語,嘗試多與朋友交流,慢慢能捕捉到語句中的單詞,逐漸明白完整語句的意思,終於能和同事朋友進行簡單的交流,但口語仍不順暢,電子郵件仍然是主要的交流途徑,仍然只有中文才能精確表達我的思想和情感。

像我這樣的美國華人何其多,他們獲得碩士、博士學位後多成為優秀的工程師、研究員, 而同樣勤勞聰明的印度裔則培養出許多的CEO、高級主管,甚至現任的女副總統。語言就是造成這種結果差異的主要原因之一,印度人的英語優勢使其更容易在西方世界取得成功。我不禁再次想,中國數代人花費億萬的時間和金錢投入英語普及教育中,但沒有語言環境、缺乏應用的動力,如何能踰越這巨大的語言鴻溝?

美國 中國 教育

下一則

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