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全球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破300萬

直播中/菲立普親王靈柩抵達聖喬治禮拜堂

快樂就好

圖/孟悟
圖/孟悟

雖然宅在家,依然可以看舊照片寫文字,給自己舊地重遊的機會。

還沒去杜拜,朋友就告訴我,到了杜拜一定要去沙漠衝沙(Desert safari)。我在杜拜下榻的酒店有這個項目。但是因為倒時差,我無法當早起的鳥兒,錯過了班車。前台經理說,睡眠是幸福,快樂就好。

後來我在阿布扎比碼頭跟幾個人拼車去沙漠。司機一襲白袍飄飄,笑容明朗陽光。司機名叫紮客,生在阿聯酋,他的祖父來自印度,紮客只有綠卡,沒有國籍。我問,移民的第三代還沒有國籍?紮客一臉平和說,沒有國籍他也很感恩,他們全家都在為阿聯酋皇室工作,從事房地產相關項目,當導遊只是他的兼職工作。我說,快樂就好,跟國籍沒有關係。

車在高速路上奔馳,阿布扎比的城市風景漸行漸遠,遠成了天邊的一抹水彩畫。不覺之間,黃沙綿綿,視野裡出現一小片野樹林。車隊行到了沙漠營地,在衝沙之前要換輪胎,我看見好幾個白袍司機,在出發前雙膝跪地,手扶車輪祈禱,其虔誠讓人感動。紮客對我說,時刻向真主祈禱,真主會保佑我們平安。

越野車向沙丘奔馳而去,忽上忽下,忽左忽右,黃沙滾滾撲向車窗,視野一下就沒了!而車還在沙海中起伏跌宕。車上傳來一陣陣歡笑和尖叫,我笑不出來,身體內翻江倒海。

夕陽西下,黃沙如金,浩瀚遼闊的沙漠,蒼茫而輝煌,讓人心生天地悠悠的愴然和傷感。人在沙漠上行走,背景是金色的沙丘,沙丘如海浪一樣起伏,恍惚是生命的軌跡。拍完照後,紮客帶我們到一個駱駝養殖場,那裡的駱駝都是精心培育,成年後參加比賽掙大錢,貴的標價百萬美元。小孩子們嚷著要騎駱駝,紮客說,只有回到營地才能騎駱駝。

營地的駱駝戴了口罩,防駱駝暴躁時朝客人亂吐口水。管理人員一聲喊,駱駝聽令跪了下來,眾人紛紛騎上去。駱駝載我前行,但牠左搖右晃,想把我掀翻下去,我只能拚命地拉緊韁繩。我理解牠的憤怒,日復一日地載客、下跪、起身、前行,身體的疼痛無法表達,更沒有機會改變命運。我們此生為人,縱然苦其心志,勞其筋骨,但是心有希望,有希望就有幸福。

沙漠營地的建築有些類似四合院,四面都是房子,中間一塊大空地,搭建了舞台,四周是琳瑯滿目的波斯地毯,等表演開始的時候,遊客可以坐在地毯上邊吃邊看。東邊的房子有一排水煙和長椅,誰都可以躺下去吸幾口。南邊的房子有漢娜手繪服務,姑娘們在客人手臂上畫風情圖案。

我喜歡營地裡的椰棗,清香可口,甜軟細膩。長桌上,阿拉伯美食繽紛誘人,濃香四溢,總算吃到了正宗的Hummus(中東豆泥醬),伴著脆爽的煎餅、鮮香的羊肉串、酥嫩的炸丸子,唇齒間奏響了美味的交響。

美食滋潤了舌尖,眼睛和耳朵也在享受盛宴。悠長的音樂響了,節奏越來越歡快,鼓聲越來越密集,肚皮舞女郎一襲紅紗,搖曳著豔姿,在夜色中縱情綻放。那份風情萬千,把男人女人都帶進了迷幻的世界。台下的穆斯林女郎黑袍罩身,安寧沉靜;台上的肚皮舞女郎,妖嬈性感。一靜一動的兩類女人,都是這個國家的女人,文化的豐富多彩,生活的多種選擇,快樂就好。

綠卡 美元 房地產

上一則

小鎮情懷

下一則

憶讀公仔書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