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染疫增23% 內華達州遭白宮列新冠高風險區

中國拿下奧運首金 21歲楊倩摘女子10米空氣步槍冠軍

碎花窗簾

在美二十多年,搬了無數次的家,每一次搬家都把百葉窗留下,而把所有的布面窗簾全部帶走。教訓是來自多年以前的一次搬家,留下一通到頂的窗簾、精心挑選的布料和花邊設計,後來發現屋主把窗簾拆卸了,後悔不已。

疫情氾濫的庚子年間,我們再次搬家,那些窗簾和收藏的一匹匹布料,裝了好幾大箱子,成了我們沉甸甸的家當。

搬入新宅後,開始在一堆堆的窗簾和布料裡,量體裁衣為新居重新設計窗簾。打開一只只箱子,一幅幅的窗簾,一疊疊的布料呈現眼前。

兩幅摺疊整齊的布料,絲質,手感柔軟,淡紫底色,撒滿粉色梅花圖案,是大約十年前回國買的,那時還住在中西部的鄉下。遠路風塵地從家鄉背回來,並無一扇窗戶適合它的尺寸。靜靜地沉睡在一格抽屜,十年有餘。而今把它重新裁剪調整,掛在新居的餐廳。

掛上去的一剎那,柔軟厚實的絲綢抖落展開,翩然垂落。動態的質感,輕盈飄逸,猶如一掛浮滿梅花花瓣的粉紫色瀑布。冬季的晨陽裡猶如梅花綻放,清亮而美麗。入暮的燈光下,遮擋風寒溫暖相伴。

曾經在一間布店買了整整一匹布,質地密實,面料光滑。淺粉底色上漫不經心隨意灑落形狀不規則的果綠色葉片,淡黃、淺紫和嫩粉色的花瓣,清新、淡雅、別致。經常撫摸光滑柔軟的面料,暗自琢磨該做些什麼呢?終於在一個秋天的迷霧裡,手工縫製了四幅窗簾,掛在十幾年前一所房子的起居室。冰天雪地的中西部郊區,溫柔的粉色碎花窗簾成為苦寒之地的一抹明媚春光。盛夏時節,窗前大樹參天,綠草如茵,月季盛開,果綠色葉子與粉紫色花瓣的碎花窗簾被風掀起一角,飄飄逸逸,溫馨而浪漫。

去歲此時,這款窗簾還掛在德州鄉下的一間客房,粉色的碎花窗簾外面,是熱情似火的德州驕陽,還有紅色的薔薇肆意怒放,寬大的芭蕉葉綠飽滿。粉色的碎花窗簾之下,立著一盞粉色的檯燈,陪伴一襲粉色的碎花薄被。今朝此時這幅淡粉色的碎花窗簾,高高懸掛在新宅主臥室的一扇窗前,守候著寒冷冬季的一個個夜晚。

樓上樓下,繞屋一圈,在一幅幅的碎花窗簾下,驚覺自己竟然有著如此濃烈的碎花情結。

曾經聽人說,喜歡碎花的女人土氣而自戀,仔細想想,確實如此。看著滿屋、滿櫃、滿牆、滿箱亮麗的細碎花瓣,悅人耳目的柔和色彩,似乎少了些知性的深沉、哲思的厚重。然而深究其間,土氣不就是與土地親近而親密嗎!亦即所謂的接地氣。冠以大地之母的土地,豈不更具知性、更藏厚重、也更為深沉?萬事萬物皆源於地氣,相互而存,於土氣中扎根、生長,才可枝繁葉茂,花開遍地。這樣一想,莞爾一笑,原來我的碎花情結裡,竟然潛藏著大千世界的底蘊和人生哲理啊!

德州 疫情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