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脫罩一團亂…州府鬆綁 市長說考慮 CDC稱老師家長續戴

中國首次 火星探測器「天問一號」成功著陸

年菜今昔談

一大早接獲朋友傳來臘八的祝福簡訊,想起東方超市早已擺設各式年貨,頓時心中激起陣陣欣喜,雖已年屆古稀,想到過年我依舊開心。

我對「過年」的最初記憶是舞獅舞龍與踩高蹺,接著就是好吃的年菜,而後者不但令我難忘;更對我日後生活影響至深。

我在眷村長大,過年前各家院中掛曬的香腸、臘肉是農曆年前最美的風景線,它象徵著富裕與即將到來的圍爐團慶。我家左鄰右舍盡是來自湖南、四川、廣東、東北各地的婆婆媽媽們,她們在院中曬出大江南北的不同風味。常吃「百家飯」的我,最愛隔壁劉媽媽做的湖南臘肉,也極愛後街曾媽媽家川味豆腐香腸,不遠處錢婆婆家的廣式肝腸更是美味無比。這些兒時的記憶,使我成年後對「臘味」情有獨鍾,「臘味飯」遂成為我最愛美食的首選。

我家的年菜除雞鴨魚肉與臘味外,特有一種甜食名為「豆茶」。父親出生於浙江餘姚,他說「豆茶」是當地人大年初一的傳統早餐,是以紅豆、蓮子、紅棗、乾桂圓肉等食材熬成的濃粥,吃時放些切好的水磨年糕同煮,味道香糯美味。

記得父親總在除夕夜熬「豆茶」,一邊與我述說兒時事,有次說到一樁熬「豆茶」時老宅不慎失火的意外,眼中還泛著淚光,我因此懂得,對父親而言,過年熬豆茶吃也是「思親」的表現。此後過年,尤其在父親去世後,即使移民來美,我也總會在除夕夜熬豆茶,隨著手中轉動著的湯勺,鍋中逐漸濃稠的豆茶,伴我思念起與父親言談時的景象,我的眼中也含著淚。

移民來美之初,我住在沒有東方超市的鄉下,只得包水餃慶新年,記憶中眷村媽媽們過年多包豬肉韭黃餡水餃,我則選擇以菠菜、豬肉與鮮蝦為餡,煮出麵皮透著紅蝦肉與綠菜丁的美味水餃,自此我家中年菜多了一盤水餃。次年搬到東方超市林立的大城,「臘味飯」又回到我的年菜桌上,只是香腸與臘肉不如昔日醇美,我只能閉著眼咀嚼出記憶中的「臘味」。

隨著年齡漸長,我的年菜桌上少了臘味飯多了什錦菜,我喜歡黃豆芽、金針菜、胡蘿蔔與芹菜絲中加上香菇及木耳絲的混搭,再加上豆干絲與筍絲的陪襯,最後切些蓮藕絲加上綠色蔬菜的點綴,看起來吸睛,吃起來美味健康,近年來已成為我年菜桌上的新寵。

年菜桌上的水餃也改成素餡,因為少了肉質的黏度,以蔬菜為餡的水餃不太好包,但吃起來絕對安心。這幾年紅燒肉與八寶鴨及滷牛肉也都退出了我的年菜桌,取而代之的主要肉品是豬肉或雞肉丸子,我用它們來擔任火鍋湯的主角,配上南瓜片、蕃茄、豆腐、金針菇與綠葉菜等,再加些魚片,就完成一鍋令人垂涎的年菜火鍋,我稱之為「圓滿黃金鍋」,是年菜桌上的主角。當然也不忘「年年有餘」的好彩頭,這些年我已習慣以清蒸鱸魚來添彩,簡單美味又養生。

年菜隨著我的年歲逐漸由繁入簡,由葷轉素,但難忘的昔日年味,永伴著我不曾減退的思親情懷。

移民

上一則

傳統「版年畫」漸沒落 朱錦城傳承技藝

下一則

台積電總裁險「忘了自己是誰」 想張忠謀找回踏實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