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麗茲錢尼的天鵝之歌:重批川普與憲法為敵

再傳本土確診!陳時中:台灣進入嚴峻階段

年年「糕」升

旅居異鄉這些年,家裡必定掛著附帶農曆的月曆,有好友按時從台灣寄來的,也有此地中餐廳或超市贈送的。繽紛多采的月曆上,粗體亮黑的阿拉伯數字,下面印上方方正正的中文:「十二月、初一、大寒、正月春節……」,數字兩側並註明 「宜柱梁財祀 」等等。即使不經意地讀著節氣民俗,心緒卻能獲得些許的安定和慰藉。如此根深蒂固的文化脈絡,始終默默地陪伴我那念舊憶往的靈魂。

每逢歲末,我習慣會查看哪一天是農曆新年,雖不需要大事張羅,但總該準備些年貨。走逛賀歲商品堆積如山、應有盡有的超市,我腦海卻浮現出從前跟姊姊和媽媽去採買年貨的傳統市場。

除夕大清早,我們娘仨穿上層層外衣,快步走進水洩不通的菜場。市場內外人聲鼎沸、爭先搶後,我們好不容易才拎回大包小包的食材。媽媽不擅長做山珍海味的年菜,但年夜飯必得有豬頭肉凍、紅燒全魚、滷味、餃子,山東大饅頭和紅糖年糕。在侷促的廚房裡,我們幫忙清洗、切菜、剁肉,還用小鑷子拔起一根根怒髮衝冠的豬毛。瞥見我們有些不耐煩,媽媽總會淡淡地說:「這肉凍在山東老家可是大菜,做起來花功夫,只有過年才吃得到。」

各樣菜色就緒後,媽媽鬆口氣告訴我:「好啦,妳現在可以去米店買糯米漿了。」這是我最喜歡的差事,因為軟糯香甜的年糕對我而言才是主菜。我忙不迭地小跑到米店,前面已有許多人排隊,大夥兒凝神注視著店家的電動石磨,厚重渾圓的石盤緩慢有韻律地轉動著,雪白濃稠的米漿從石盤邊緣涓涓流入大鐵桶內的過濾布袋裡。布袋裝滿了過濾好已定型的粉漿,老闆就把它掰成大小不同塊狀。我趕緊付上媽媽交代的十元,小心翼翼地捧著一袋剛磨好、乾濕適中的米漿塊回家。

站在爐火邊,我看著媽媽調和紅糖水、加入米漿攪拌均勻、滴些香蕉油、再放入竹籠屜裡大火蒸。糯米和紅糖的香氣四溢,我等著圓鼓鼓、黃澄澄的年糕出爐,瞬間感覺忙了一天都獲得補償了。

年糕蒸熟透,我等不及想切一小塊嘗嘗,媽媽立刻囑咐我:「別忘了,初一才能吃年糕,好討個年年高升的吉利。」

大年初一,我催促家人趕快吃完餃子,隨即自告奮勇來調蛋麵糊、裹年糕片、再放入熱鍋裡煎到兩面金黃酥脆。當軟滑香濃的煎年糕入口,我終於心滿意足解饞了。小腦袋裡,我深信不疑地盼望著,來年一定會學業進步再長高幾公分。

這年年高升的祈福隨著我飄洋過海,春節可以沒有大魚大肉,卻不能缺少親手調製的年糕。儘管超市裡買得到口味繁多的糕點,但心底存留的古早味石磨米漿,總讓我寧可大費周章地浸泡糯米,再用食物處理機打碎成綿細的米漿來做年糕。熬煮蜜紅豆做個簡單的紅豆年糕,或用核桃、桂圓、葡萄乾、芝麻、紅棗、栗子、松仁和紅豆拌成八寶年糕;當廚房瀰漫著蒸糕的香味時,氤氳繚繞的熱氣中,我重溫起和家人在清簡樸實的年代裡,那般期盼過個好年的單純心願。

疫情風聲鶴唳之下,今年更應當過個好年──除舊布新。我會煎一碟香甜年糕,靜靜地品嘗,冀望務實強壯的牛年能夠帶領人類踏滅肆虐的病毒;「牛」轉乾坤,迎春納福。

台灣 核桃 疫情

上一則

傳統「版年畫」漸沒落 朱錦城傳承技藝

下一則

台積電總裁險「忘了自己是誰」 想張忠謀找回踏實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