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基建案兩黨達初步共識 莎奇:拜登盼本周續討論

芝加哥地區遭重大雷暴侵襲 3萬多戶停電

熟悉的氣味

我有一個常犯過敏的鼻子,自小就是進出耳鼻喉科的常客,朋友常打趣說我是「感冒小姐」,深以為苦。可是相反的,我也有一個非常敏感的嗅覺,它也帶給我利害雙向的結果,多數是害多於利。

當我在台灣教書的時候,因為是專任的美術教師,所以我每天要跑到不同的班級去授課,我們的休息室在二樓,有一天我不知道樓下在施工油漆,當我經過施工處時,一股強烈的塑膠漆的味道撲面而來,我馬上噴嚏連連,就犯了過敏。

還有一次,有個同事要教我們如何做牛肉漢堡來給孩子換口味,於是我們紛紛準備了食材回家如法炮製,當然做牛肉漢堡少不了洋蔥調味,所以我在切洋蔥的時候,刺鼻的洋蔥味使我又因鼻子過敏引起了上呼吸道發炎,受罪了好長的一段時間。

這種對氣味的敏感到了美國也帶給我很大的工作上不便。為了生活一再轉換工作,最後進入醫院做了護理工作,這下子無可避免地會接觸到各種不同氣味。

時常接觸到的是病人用的腋下除臭劑或是黑人所用味道強烈的香水,還有少不了的病人排泄物,當我受不了那種強烈的刺鼻氣味的時候,我就會噴嚏連連,氣人的是,這些病人不知道是他們使我過敏,反而大驚小怪地說我生病了,叫我離他們遠一點。

最不能避免的一種味道是清潔工用來消毒清潔地面的消毒劑,那種漂白水如果摻和的時候濃度過濃,就會有刺鼻的臭味,我肯定那種氣味是對人體有害的。

疫情以來肯定影響到報紙的銷量問題,家裡附近的售報箱都買不到報紙,所以每天早上我都要搭公車到較遠的地方去買報紙。今天一上公車,雖然隔著口罩,我仍能聞到那種熟悉的漂白水消毒味道,那是我在醫院聞到過久違的熟悉氣味,雖然以前對此氣味有惡感,但是現在我卻有大大的好感,因為這表示公車處對於防疫消毒工作做得非常徹底,決定要打電話到公車處去給他們按讚、表揚、嘉獎一番他們辛勤的為民服務工作。

過敏 台灣 美國

下一則

退休工程師變院長 他開「玩具醫院」延續玩具生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