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楊安澤承認敗選:將繼續為紐約市更好的明天奮鬥

胡錫進傳退休…由她接棒 環時言論走向受矚

我家孩子管做飯

因為疫情全家在家,每天都得做三餐。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滿心歡喜,想著這麼些年難得有些日子能一家子一起吃三餐飯,因此每天變著花樣給他們做好吃的。

可再高的興致都禁不住時間的考驗,當這一日三餐做到一個月光景的時候,熱情被消磨得七七八八,我開始消極怠工,也黔驢技窮了。終於有一天,我撂了挑子罷了工,要求全家一起平分做飯的工作。於是召開家庭會議,將做飯的工作各自分派了,孩子們也都分到每周做兩頓飯的工作。

在這之前,他們都沒做過飯,對廚房工作的認知僅限於洗洗菜和煎雞蛋。因此剛開始的時候,要做些什麼、要做多少,他們都搞不清楚。就拿煮米飯來說吧,雖然我建議了用米的量,可淘米的時候他們看米那麼少,怕不夠吃,又自作主張多加了好幾杯米,結果煮熟出來一大鍋,吃了好幾頓才吃完;煮麵條就更難了,沒有杯子可計量,我自己平日也是隨手抓幾把,因此我提的建議不好用。好不容易大致估摸了一個重量給他們,他們拿出做實驗的精神,用廚房秤一根根地往上加,多了一克還把一根麵條折斷了拿下一半來,確保準確無誤。

他們做飯,自然是工序能省就省,菜能少做就少做。有時候吃飯只有一個菜,炒飯也只分到半碗,吃完了感覺就像沒有吃,我只得自己偷偷在廚房裡拿了根香蕉來啃,回頭看到先生手裡遮遮掩掩地也拿著根香蕉。

當然他們也有解決方法,主食不夠就每人發一包薯片做主食,菜不夠,就每人塞一根黃瓜;當我抗議蛋白質不夠的時候,他們就弄一個水煮蛋解決了。

做肉菜對他們來說是另一個難關。肉菜做起來複雜,需要的調料也多,他們都搞不清,所以他們會盡量避免;而蔬菜就好辦了,在水裡泡一泡就可勉強算洗過,再上鍋加點油和鹽胡亂一炒就能吃。故而每次輪到他們做飯的時候,孩子們忽地一下變成了素食者。我想想,平日無肉不歡的人為了不用做肉可以這麼為難自己,也就不好意思提要求了。

他們做得多了,不好意思總是胡弄,於是慢慢地開始在網上搜索配方,研究一些複雜的菜式。比如自己發麵烤披薩餅、做雞湯義大利麵,甚至還嘗試了做奶油濃湯。無論他們做得好壞,我們都不吝嗇讚美之詞,每次都很捧場的吃光光。漸漸地,他們的饅頭做得比我還好,菜式也更多樣,有時候還會有模有樣地擺盤裝飾。可見人的潛力是無窮的,一開始有多糟糕,後面看到的進步就有多大。

前不久,學校老師讓大家展示自己在居家期間學到的新才藝,大女兒就錄製了自己做大碗寬麵的過程來分享,得到同學和老師的連聲驚嘆,讓她頗為得意,從此幹勁更加十足。

總體來說,孩子做飯,就得接受給什麼吃什麼,不挑剔。一開始提太多意見,容易傷了他們的積極性,可能會適得其反。找機會在他們做得好的地方誇讚幾次,在做壞的時候鼓勵幾次,他們就能慢慢上手,甚至超過預期。如今,我已經能放手將做飯的工作交給他們,安心的等著飯來張口,這時候才真正享受到把孩子養這麼大的好處。

義大利 疫情 雞蛋

下一則

登春晚8分鐘暴紅 劉謙魔術耍出北京億萬豪宅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