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美國血清研究:去年7月前確診黑數就有1680萬例

一洲焦點/美中疫情管制高下分別、紐約市長初選分析

獵魚

圖╱Johnny Wong
圖╱Johnny Wong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而我們這裡公園的小湖卻是因為有魚而令人趨之若鶩。

小湖其實離家不算太近,開車也要個二十來分鐘。它坐落於一個郡屬公園內,依山傍水,詩情畫意,美不勝收。清晨入園時,晨霧瀰漫,一股仙氣倘佯在湖中水面上。然而最吸引人的並不是湖上的美景,也非鬱鬱蔥蔥的山色,而是湖中的魚兒們。

公園大門每日上午八點開閘,但是在早上七點半開始就已車水馬龍的排隊等待進入,似乎都想進去搶個頭香。公園閘門打開之後,車輛魚貫進入,一批車輛往前行,一批向右轉。向前行的車輛都是來釣魚,向右轉的車輛全是攝影師。

加州漁業和野生動物局每個月由奧瑞岡州載著滿滿一卡車的鱒魚來湖中放魚,每次放四百至八百隻不等。除了漁客釣魚以及攝影師拍照,還有池中的鳥類也來搶魚吃。為了避免在運送的途中魚兒們驚嚇過度,減少魚兒死亡率,都會給魚吃鎮靜藥。魚放進湖中後,都會在湖底昏昏沉沉不動,要過一兩天才會活躍,等到魚兒們醒過來,那就是最精采的時刻了。

漁客們有釣魚比賽,攝影師們則是忙著拍攝鳥吃魚的精采畫面。湖中鳥類眾多,但是最會抓魚的是鸕鶿(Cormorant)。鸕鶿潛水可厲害了,可以好幾分鐘在水裡不出來。如果鏡頭對著牠潛下去的地方,那麼就一定會失望,因為牠冒出水的地方一定離原來潛下去的地方十萬八千里,永遠猜不出來牠會在何處冒出。

但是常常冒出來的時候,就是人與鳥的一線生機,通常牠都會抓到很大的魚,魚不停的想要掙脫,所以鸕鶿的頭總是左右甩動。常常看到牠抓的魚都比牠的嘴巴大,而牠可以如此活剝生吞的把牠嚥下肚。

在鸕鶿嚥下肚之前,還有一項危機就是旁邊的大鳥鵜鶘(Pelican)會來搶魚。鵜鶘不會潛水,整天就在鸕鶿旁邊游晃,等著鸕鶿口中到手的魚。鵜鶘衝游過來搶鸕鶿口中的魚吃,有時搶得血肉模糊。如此好戲整天都在上演,攝影師們等著精采的鏡頭,連拍的聲音喀啦喀啦響個不停,岸邊和湖中,大家都一刻不敢鬆懈。

而這還不是湖光山色中最精采的一幕,大家更想拍到的則是魚鷹捕魚。魚鷹的鷹眼銳利,在上空盤旋一陣子便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鱒魚在湖中游泳,時間算得精準向下俯衝、兩爪一伸、上來就是一條手中的大魚。有一次老鷹訓練小鷹抓魚,看著小鷹連續俯衝幾次,都抓不到魚。老子秀給小子看,老鷹往下一衝上來就是一條大魚。不禁讓大家讚嘆,薑是老的辣!

能夠拍到鳥抓魚著實不容易,我往公園跑足足去了十幾次,老是拍不到鳥捉魚。因為疫情的關係,現在郡屬的公園免費開放,我心想不去白不去,實在不應該輕易放棄。某天一大清早起來帶上裝備衝鋒陷陣,往公園出動。架起相機,東張西望,我的動作沒有小鳥快,只好跟著大鳥走。

大鳥看到小鳥捕到魚往前撲的那一剎那,我就得立即瞄準到小鳥的方向。那日我在湖邊站了一個小時,正在想今天大概又沒有魚吃,忽然左邊一陣水花亂濺噼哩啪啦的聲音,我的鏡頭往左一轉,快門連拍鍵拚命地按。一陣吵噪聲過去之後,趕快檢查相機內的照片,我竟然拍到了鳥抓魚的照片!皇天不負苦心人,一定是上帝可憐我,賞我魚吃,看我已經來了這麼多次,今天竟然讓我拍到!

這個公園不但美如仙境,更讓所有的人類、動物充滿了希望。漁人釣到魚開心,攝影師搶下搶魚鏡頭更是高興。而我抱著充滿電池的相機,摸黑清晨起床,與大隊車輛在公園閘口外等著入場,心中充滿著幻想,今天是不是個幸運天?

攝影 釣魚 加州

下一則

春天的功課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