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疫苗補強針怎麼打?世衛:高危族每年1劑 一般人2年1針

佛州公寓像炸垮 男孩瓦礫中伸手喊:看得到我的手嗎?

加勒比海正暖

此刻戶外是華氏二十五度的低溫,燦亮的陽光灑進窗來卻不覺暖和,我的思緒早已飛到千里之外的加勒比海,湛藍清澈的海洋浮現眼前。無奈疫情重圍之下,不知何時才能重遊舊地?

一年前此時,我們和好友暫時逃離東岸的天寒地凍,往南飛抵佛羅里達州準備搭乘前往加勒比海的郵輪。從冰天雪地來到陽光海岸,我們等不及地換上輕便衣褲,開懷地迎向萬里晴空,海天一色。

挑選這艘郵輪的目的就是要一償宿願 ── 赤足踩踏在加勒比海的沙灘上。欣賞過無數照片中那一望無際、碧綠蔚藍的海洋,我更想試試那海水是否如傳說中的藍澈平緩而溫暖舒適?

行程中途,郵輪停靠在墨西哥的海島Costa Maya,導覽建議一定要去海岸沿線逛逛或戲水。我們二話不說,帶齊泳裝坐上巴士直奔海邊,幸好是十二月中旬,遊客尚不擁擠。租好遮陽大傘和海灘長椅後,我迫不急待地「下海」。水溫大約華氏八十度左右,風平浪靜,正好適合游泳。我深呼吸一口氣,潛入水中,暢快地在海水裡來回漂游了好幾趟。有生以來,第一次得以在十二月裡,在加勒比海的碧波中,享受游泳徜徉的樂趣。

過足了水癮,上岸後放鬆地坐在海邊遠望,水連天、天連水的自然美景盡收眼底。小販前來推銷生鮮椰汁,只見他用一把銳利小刀,先削去椰子的蓋頭,再放進一根吸管,人口滿滿清香甘甜的果汁,完全沒有我平常避而遠之的椰奶味道。

痛快地喝完椰汁後,小販問:「要不要吃椰子肉?」我以為聽錯話而回應:「這空殼還有可以吃的東西嗎?」他連忙接過去:「很好吃,我幫你切。」他把椰子一剖兩半,用鐵湯匙一勺勺挖出雪白的椰肉遞給我。我半信半疑地叉起一塊品嘗,哇!驚為天人,居然香甜軟嫩,十分可口,宛如在台灣嘗過剛出土而鮮嫩甜脆的筍尖。純正椰子汁和新鮮椰肉,意外地為我在加勒比海的美味印記添上一筆。

離開平坦的沙灘,我們隨興地走向岩礁海岸,只見三五成群的遊客準備下海浮潛。我們索性貼岸觀賞,訝然發現清澈的淺水地帶裡有很多半大不小的彩色熱帶魚穿梭其中,層層堆疊不停地快速游竄。看似平靜的海面,水底下卻是另一個蓬勃生動的繽紛世界。

岸邊的看板介紹此魚名為 「Sergeant Major 」,是加勒比海礁島群中常見的魚類之一。這饒富趣味的俗名是有意彰顯魚的身上通常具備五條黑色帶狀,恰可比擬軍隊士官長的軍階標識。長短有序的條紋羅列在灰白淡黃的魚身上,色彩對比勻稱,渾然天成。有趣的是,台灣魚類資料庫命名為「條紋豆娘魚」,平添幾分溫柔。期待有一天也能在台灣的珊瑚礁水域裡,再和牠們相見。

結束了短短的加勒比海之旅後,我們意猶未盡,原本計畫今年繼續探索其他的島嶼,但由於疫情持續延燒而作罷。置身漫長嚴冬裡,不禁回味那浸身在溫暖加勒比海裡的舒暢、入口椰子果實的香甜、旁觀士官長魚的穿梭不息,一幕幕歷歷如繪,卻彷彿離得那麼遙遠……。

台灣 郵輪 疫情

下一則

從癌症畢業 邰肇玫:我真心覺得自己會好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