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法網/輸2贏3大逆轉奪冠 約克維奇寫超狂紀錄

比特幣4年來首度重大更新 提升交易效率

普城潮汐

哈德遜河繞著紐約上州的大熊山蜿蜒而下,當年的印地安人看上了一個依山傍水的憩息之地,將它取名為「普城(Poughkeepsie,綠洲)。喬治‧華盛頓領著子弟兵清理了河岸,將星條旗插在大熊山上的西點,印地安人退隱,輪船和火車帶動了人潮,彎道上的泥沙累積多時,綠洲逐漸擴大,成為一個城鎮。

二十世紀中,國際通用電腦公司(IBM) 進駐普城,從一個草創的鍋爐,逐漸地登上電腦王國的寶座,各地菁英聚集在此,心無旁騖地奉獻著心力。

一九八四年,外子帶著一份入職書來到普城。初來乍到,像跌進像一個陌生的星球,襁褓中的長子不滿一歲,我們不僅是新進員工,也是新科父母。剛搬進新居,還來不及整頓,迎來了一群熱心的朋友,提供各種資訊,逐漸地找到了方向,踏實地著陸了。

普城雖遠離紐約市,庭院靜好,歲月無驚。四周的商店林立,數百戶中國人聚集在方圓數十哩之內互相扶持。周末總是呼朋喚友聚集一堂,或品嘗新菜,或交換心得,不少家庭自建娛樂室,既有歌廳的音效,還能當舞池。年輕人在熱心的紅娘牽線下結成良緣,大夥忙著辦喜事,孩子們也就在一旁找到自己的玩伴。

每逢中國節慶,大夥一起籌備節目,聯絡場地,攜老扶幼地湊興參加,把一個偌大的禮堂擠得水洩不通。新年晚會上,德高望重的IBM院士扮起卓別林,在舞台上載歌載舞,平時不茍言的教授上台演梁祝、唱戲鳳,模擬高凌風的「冬天的一把火」,燃起了過節的熱情,「高山青」跨海而來,異鄉如家鄉,普城迎來了早春。

鎮上唯一的中國雜貨店每周固定進貨,老闆總是半賣半送地隨興招呼大家,不時傳來他爽朗的笑聲:「别算錢,你給了錢就不是朋友了! 」人與人之間就在那小店中熱絡了起來。

哈德遜河水悠悠流淌,挾帶幾世紀的文化底蘊灌溉岸邊的鄉鎮。歷史的印記刻在古老建築中,一磚一瓦都藏著典故,城裡的凡薩學院(vassar college),莊嚴安詳地挺立在參天古木中。當許多「古典」被大城市遺棄了,鄰近的海德公園鎮(Hyde Park)卻忠實地守護著歷史,第三十二任總統羅斯福的故居、鐵路大王范德福(Vanderbilt)的行館像一名史官,記錄著那些輝煌的時刻,鎮上美國廚藝學校淬取了飲饌精華,培養出世界級的掌勺大師。西點軍校在大熊山上遙遙相望,許多名將站了好幾世紀的崗,潮汐沖淡了烽火和硝煙,只剩下四季的輪替。

原來以為漂流木終於可以靠著百年老店IBM紮根了,不料,幾個年輕小伙子開了部老爺車,穿著很不合大公司規格的牛仔褲走進大門,其中一位叫比爾蓋茲。他們爭取到IBM的支持,軟件成功地登陸在個人電腦上。那時的IBM慷慨地讓出一角,卻將比爾蓋茲的微軟扶植成新貴。不久,電腦王國逐漸式微了!公司總裁沉痛地宣布裁員,大夥被迫在依依不捨中道別。漂流,成了一種宿命。

 那一年,外子接獲新職離開普城,臨行,全家人順著哈德遜河古蹟巡禮,最終停留在西點軍校,刻意在幾位名將雕像旁留影,十歲的兒子問我,「我們會遇上戰爭嗎?」山下,哈德遜河潺潺流過,一轉身,我們成了潮汐。

十年的歲月,彷彿是無心走入桃花源的武陵人,回首來路,心境迥然而異。曾遊歷過無數國家,有些風景壯麗,有些氣息典雅,卻比不上哈德遜河畔那一份得天獨厚的靈秀。無數良辰美景在漸行漸遠漸無聲的行蹤裡淡出的記憶,這一段普城流金歲月,歷久而彌新 。

IBM 中國 紐約市

下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岳母的獎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