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抖音挑戰風靡青少年 偷竊或破壞學校公物以獲取點讚

麻疹疫情導致作業耽擱 阿富汗人在美軍機地等候安置

七旬翁登上好漢坡

春暖花開的春季回國探親,應好友之邀去了一趟武夷山之遊。前一晚下了場雨,崎嶇的山路在濃密的綠蔭下蜿蜒向上,兩旁樹林中滾動著乳白色煙嵐,不知是濛濛細雨還是霧,打濕了腳下的小草和身邊的樹葉,在熹微的晨光中閃閃爍爍。山溪在山石和濃綠間鑽來鑽去,時隱時現。不時傳來陣陣鳥鳴,若即若離,悠揚而清脆,如幽谷禪音,純淨得像經山溪洗過。武夷山有江南靈秀地之譽,山路上遊人如織,絡繹不絕。

山路蜿蜒,陡峭狹窄,有人乘坐滑竿,顫顫悠悠,愜意省力。我雖已步入古稀之年,但堅持不坐滑竿,憑藉一柄竹杖徒步緩行,遇見賞心悅目的佳景就停下,看夠了再離開,走走停停,倒也不覺怎麼累。

不知不覺來到一座橫亙的大山前,由一塊巨大的石頭組成,表面光禿禿的,泛著灰黑的光亮,連縫隙都沒有,只有風雨剝蝕刻下的橫紋。本來是沒有路的,人工開鑿了一條僅可容一人的棧道,兩人交錯需側身而過,很陡,幾乎直上直下,不少人包括一些年輕人來到山下,面露難色,望山興嘆,無奈放棄。

朋友告訴我,這山叫好漢坡,言下之意是只有好漢才能上得去。考慮我年事已高,勸我在下面看看,不要上了。我有近三十年的鍛鍊史,自覺身體還可以,且有登山杖可以借力,山路雖陡卻有護欄可以倚靠,有石凳可以歇息。謝絕好友好意,抖抖精神,信心滿滿地踏上登山棧道。

憑藉正盛的心氣,雖然累得氣喘吁吁,汗流浹背,居然一口氣爬上第一個關隘「半入雲」。作為關隘實在是太小了,只有一道窄窄地與棧道同寬的石門。正因為關隘窄小,才最為難攻,敵人縱有千軍萬馬,攻關時也會變成一對一的單兵對抗,失去優勢。守方居高臨下,一桿槍,一張弓,甚至一塊大石頭,都可以把敵人打得屁滾尿流,名副其實地一夫當關萬夫莫敵。據記載,清朝末年倭寇入山騷擾,被當地百姓引到這裡,死傷慘重,狼狽逃竄。

半入雲往上是集雲關,在一條橫亙如魚脊的山梁上,兩側是雲霧繚繞、山鷹盤旋的峽谷。佇立山梁上舉目遠眺,視野開闊,但見層巒疊嶂,綿亙起伏,繚繞變幻莫測,亦真亦幻,如海市蜃樓。好個武夷山,果然是奇秀甲東南啊!

山梁盡頭生滿蒼苔的崖壁上有一副木製標牌,隱約可見上面鐫刻著「定命橋」三個字。我頗疑惑,橋還能決定命運?發現不過是一座只有兩、三米長的水泥搭板,兩側有鐵索護欄,很安全,壓根兒稱不上是橋。對面是懸掛著「定命橋」三個字的崖壁,往前沒有路。我好納悶,不是通道,幹嘛要搭座所謂的橋呢?

朋友看出我的疑惑,說這座橋本來就不是供通行的,而是用來檢驗附近道觀的道士修煉成果的。當年的橋並不是現在的樣子,只是架在兩座危巖間的一根寬不過尺獨木,沒有護欄,下面是萬丈深澗。修煉的道士一一從上面走過,修煉得好的,功夫過硬,氣定身輕,順利走過;修煉不好的,沒有定力,神慌氣促,墜下獨木,功敗垂成,飲恨終身。

故事杜撰的可能性很大,但卻引起我深深的思索,在人生的旅途中,類似的橋,可不是我們或多或少、或難或易、或重或輕,都走過嗎?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