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2353萬確診 全球逾200萬病亡

就職典禮讀詩傳統! 22歲非裔女詩人 她要朗誦這首詩

永遠的太極拳

戶外大雪紛飛,白皚皚一片,今早的晨走是泡湯了,我對著窗外嘆氣。先生說:「我們練一套太極拳吧!」「不是前天才練過嗎?」「多練一次無妨吧!在家悶著不動也難過。」「好吧!」我同意先生的說法。兩人走到寬敞的客廳,面朝南方站立,先做鬆弛肌肉和伸展筋骨的暖身操,然後擰開錄音機,播放太極拳配樂。靜下心來,挺直腰身、兩足分開與肩同寬、曲膝、沉身、起勢。四十五分鐘以後,先生和我都微微出汗,全身舒暢,我的鬱悶情緒得以緩解。

屈指數來,我們練太極拳已有二十六年了。仍然記得那年四月裡,我們返台拜賀母親八十壽誕,期間每日清晨到公園裡散步,見到許多民眾在練習太極拳。有次,一位師傅向我們走來,他用毛巾擦著臉上的汗珠,熱心地與我們講解太極拳對於養身保健的功能。回美以後,在一次與朋友聚餐會裡提及練習太極拳的益處,引起熱烈的反應。大家坐言起行,決定先在我們家的地下室成立太極拳學習小組,邀請在座的一位經驗豐富的朋友指導大家。

每個星期日的早晨九點,先生們都準時到達,在地下室心無旁騖的認真學習。先從分解動作開始,繼而連貫習之,循序漸進,再重複數遍,如此持續約一個小時才算結束。我常常坐在樓梯的階梯上欣賞。漸漸地,我對太極拳的優美動作有了學習的興趣,例如「玉女穿梭」、「攬雀尾」、「倒攆猴」和「雲手」等等的落足、旋腰、轉身、舉手間均穩重帶勁,卻又柔和圓潤。於是,我鼓勵女眷們一同加入學習,她們正好也有這個意願,從此夫妻雙雙同心練習太極拳。

不記得是哪位女士發起「太極粥會」。各家來時帶些佐粥小菜,主人家只需煮一大鍋稀飯。每次大家練完太極拳,個個都面色紅潤,額頭冒著汗珠,大家圍桌而坐,不拘小節地唏哩呼嚕喝稀飯,大喊過癮。這「太極粥會」持續好長一段日子。後來不斷有新朋友加入,在地下室容納不下以後,我們就轉移陣地,到附近的百貨大廈內的廣場練習;時常有晨走人士靜靜地加入陣容,結束以後就到餐飲區聚餐。如此持續了十多年。

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我家先生非常用功,幾乎每日都要練一遍太極拳。他還閱讀許多有關太極拳方面的書籍,買回錄影帶自修,若有太極拳名師的講座或短期的研習班,他都會報名參加。因此他的太極拳越發練的柔順舒暢,而我這陪讀夫人亦受益良多。

先生退休以後,閒暇的時間多了,除了周日的練習之外,每周一次在居住小鎮的老人中心義務教太極拳,他風雨無阻,認真教學,一晃就是十四個年頭。在我們搬離該鎮時,他還獲得「馬丁路德」的義務服務獎狀。

如今,居住在這老人社區已有十個年頭。先生在社區活動中心開設太極拳班,完全義務教學。由於人數眾多,我就從旁協助先生教學。學員們的身體狀況各異,有一半的學員是持杖、或推輔助車,或是應醫生建議來練習太極拳的。「坐著練習?行嗎?」回家以後我自問,然後上網搜尋一番,這才發現有許多坐著練習太極拳的教學。原來練習太極拳是可以不主故常、因地制宜的。

回想這些年來,我們對太極拳的熱情絲毫未減。即使是外出旅遊亦不忘練習:在迎風的山頂上、在北京釣魚台的美麗花園裡、在熟悉的台北公園裡、在清晨的遊輪甲板上等等,皆有我們的拳影。如今,我們困居在家已達十個月之久,而且前景未見明朗﹔但是練習太極拳並未受到任何影響。持續地,我們兩老白首共練這永遠的太極拳。

釣魚台 玉女 北京

上一則

《老照片說故事》難忘泰康廠

下一則

無眠──致綠島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