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參院多數黨領袖舒默:川普彈劾案25日送參院

2月移民排期 職業移民中國出生多項推進

回味露天市場

抱著期盼的心態,執意去附近的停車場瞧瞧露天市場開放了沒?在疫情未爆發前,露天市場是我常回訪的地方。車還沒開到,只見兩旁街邊空蕩蕩的,這已經告訴我,我得失望而歸了。

擺攤文化對我來說有一定的吸引力。來美前,我最愛去台北城中區的園林街,在那裡有各種雜貨、衣物、飾品等擺攤,熱鬧非凡,從店面傳出的麵包、炸排骨、滷豆乾香味讓人不餓也要消費解饞一番;內巷裡,盡是起起落落的吆喝聲。穿梭在熙攘的人群眼花撩亂下,荷包難守,但若撿到「跳樓價」的好貨,那開心勁又激起下次回遊的動機。

不過,三十幾年前移民美國時,我儼然地從消費者變成地攤業者。這一年多的經驗,讓我把台灣與美國的擺攤文化做了個比較:台灣的擺攤可喻為是雍容華貴的貴婦,美國的擺攤則是清湯掛麵的中學生。

當時,我和丈夫大衛暫住在親戚家。八○年代的新移民與就業市場不像現在那麼興盛,我們透過朋友口中得知在新港攤的一處大型停車場設有露天市場,只要每周六、日去排車隊,經過工作人員畫位,擺好貨品即可做生意。我們抱著任何工作機會都願嘗試的態度,就這樣去擺了攤。

猶記得第一次出馬,我們批了一批運動鞋,並在前一天把旅行車塞得滿滿當當。次日,還不到六點抵達目的地時,卻看到一排車龍,我們只能排在尾部。由於第一次擺攤沒經驗,位置不好又未搭設棚子,不但沒啥買氣,我們的皮膚被曬得通紅。

到了一點多左右,許多人開始收攤,我不禁想:美國人的露天市場真沒勁!後來逛逛發現有兩三個中國人也在擺攤,其中賣工具的老汪很願意分享他的經驗,從他口中取經後才得知這行業的成敗關鍵。新港攤屬白人區,他們喜買名牌運動鞋,沒名氣的鞋就算做得再好、穿起來再舒適,他們通常就是摸摸、試試,然後口是心非地說聲:「Good Shoes!(好鞋子)」後離開。碰到這類買主,只能無奈地在背後頻翻白眼。

最好的買家其實是墨裔,他們習慣把周五發的薪水換成現金,然後給老婆孩子買東西,給自己買啤酒、炸肉皮,呼朋引伴開派對。再來就是擺攤的位置,愈接近進出口與餐車買氣愈強,掌握到這兩點,生意絕對強滾滾。

換到墨裔區露天市場後,體會到他們的多彩文化與樂觀天性相得益彰。賣塔可的餐車會把聽起來都差不多的音樂開得老大,有時候還請來穿得花不溜丟的樂手,輪流在每個攤位賣力的唱。他們在這種熱鬧的氣氛下,買東西很少講價,你跟他套交情,說兩句西語:撒罷都(鞋子)、信苟(五號)、歐秋(八號),他連祖宗三代都帶來,這一買下來就很可觀了。

買賣在收錢、找錢、快三拍的音樂,有時還顧不了吃飯的忙碌中很快過去,當快打烊時,我們必到水果蔬菜或雜貨攤,從滿滿荷包中抽出幾張鈔票消費一番。這些小井市民黝黑,臉上露出的笑容是與我們一樣的,是一種透過辛勞得來的小小成就感,是一種單純的滿足。

歲月如梭,世事多變,在擺攤的朋友中,有升級成為進口商、有轉行做房產經紀、也有開了店面的,有些人還因此發了跡,住進豪宅,這些人都成了振興洛杉磯商機的一員;不變的是,露天市場的營業方式仍一如既往,我想:看來美國的露天市場要升級成貴婦,恐怕得望穿秋水了。

美國 台灣 移民

上一則

居家隔離苦與樂

下一則

文青小店進駐的深水埗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