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東奧/首位3金王 南韓安山「射」下女子個人冠軍

「病毒載量一樣多」接種疫苗者 恐參與Delta變種傳播

如夢似幻的花車遊行

五十年前剛到美國留學時,在奧克拉荷馬州,十二月初下了一場雪,我在台灣長大,從來沒有看過雪,高興得跟什麼似的,跑到宿舍外面去玩雪。我一面快樂地堆雪人、做雪球,心裡一遍遍的唱著「白色聖誕」,原來冰天雪地是這麼晶瑩美麗。但是後來才過幾個禮拜,下了幾場雪,又溼又冷又不方便,我已經不喜歡下雪了。

到了元旦那天,我看到電視上加州的玫瑰花車遊行,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漂亮的花車和熱鬧的樂隊遊行表演。加州的陽光普照睛空萬里和我窗外的冰雪世界有如天壤之別,我在羨慕之餘,不禁盼望有一天我也可以去看花車遊行。從此以後,每年的元旦早晨,我一定守在電視機前面欣賞花車遊行,當做一年美好的開始。

結婚以後,我隨著親愛的學業和工作搬了幾次家,我們終於在一九八四年搬到南加州來。我最盼望的就是親自去看花車遊行,沒想到這個願望要實現還不容易。如果不想花錢買票看遊行,就得在十二月三十一日下午以前在科羅拉多大道旁的人行道上占據一個位置,露宿過夜,第二天早上就有花車從你的面前走過。每年在電視上都有現場轉播,好多老美帶著睡袋、活動烤爐和折疊椅子、零食、音響,快樂地在街上露營。我們沒有那種體力應付餐風露宿,因此不做此想。

如果要在當天看遊行,就得在早上四五點開車去科羅拉多大道上找路邊少有的空位,即使找到位置,也得站三個小時來等待遊行開始,加上看遊行兩個小時,再開車回家,一共要花八個小時,真是一個體能的考驗。當然最方便的是花錢買票和停車位,最便宜的價錢是一個人一百元,要是全家出動,還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所以我多年來還是喜歡看電視上的遊行。

在一九九六年元旦,母校北一女樂儀隊來參加花車遊行,南加州北一女校友們買了一區座位來支持母校。我帶著兩個兒子冒著清晨的寒冷,天還沒亮就開車去巴沙迪那,好不容易找到停車位再走到座位上,就花了一個多小時。

我們耐心等待了三個多小時,到八點整,有一架B2幽靈轟炸機從天空快速一掠而過,展開了玫瑰花車遊行的序幕。我們看到好多美麗的花車、雄壯洪亮的樂隊和舞者、還有阿拉伯名馬的馬術隊,在現場看遊行的氣氛真的是比在電視上看好多了。後來北一女的樂儀旗隊出現,我們在校友區內同時站起來揮舞著校旗大聲歡呼鼓掌,高興得不得了。尤其我是當年儀隊第一屆的元老,更覺得與有榮焉。

二○○五年元旦,母校的樂儀旗隊再度來參加花車遊行,由於我在母校申請遊行的過程擔任聯絡人,因此在遊行當天我能夠跟隨遊行隊伍一同行進。沿途觀眾的掌聲和歡呼聲此起彼落,叫我非常感動。

二○二一年元旦的花車遊行,本來母校又已經被邀請來參加,但是由於疫情,今年的遊行已經改成電視節目了。我從當年花車遊行的電視觀眾,到直接參與,後來成為替母校當遊行單位的聯絡推動者,這真是一個如夢似幻的過程。

遊行 加州 南加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