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新「華人之光」金球獎最佳導演趙婷 澄清非億萬千金

WSJ:美國正拉攏盟友共組技術聯盟 對抗中國科技發展

節期的迴響

聖誕節對我不僅有信仰的意義,也在不同的年齡留給我不少美好的回憶。

從我有記憶以來,每年最快樂的就是聖誕節,主日學老師會花好幾個月的時間,訓練我們這些孩子們唱聖誕詩歌,甚至排演聖誕短劇,大家最喜歡演的是瑪麗亞或約瑟,不然就是天使戴著翅膀飛翔的樣子;最不喜歡的是扮演小羊,因為需要在地上爬。整個聖誕晚會的高潮是聖誕老公公來臨。胖嘟嘟、兩臉腮紅、穿著紅衣,戴著紅帽,兩撇白鬍鬚、背上扛著裝滿禮物的帆布袋……,在那物質缺乏的年代,哪怕只收到一個鉛筆盒,就很高興了。

到了中學年代又不一樣了。因為參加詩班,所以聖誕節的讚美禮拜是重頭戲,我們需要花好幾個月的時間練習。韓德爾的彌賽亞哈利路亞大合唱曲、聖城耶路撒冷……,都是當年常唱的歌曲。

聖誕夜我們會有報佳音的節目,大概晚上十一點左右出發,天氣冷,大家騎腳踏車到每個會友家門口,唱一兩首聖誕詩歌,住在裡面的會友會站在門口聽我們唱詩歌、讀聖經,然後互說:「聖誕快樂!」。最後牧師為他們祝福禱告,他們會送給我們一袋水果或餅乾之類的點心。這樣巡迴十多家,回到教會也快凌晨了,教會師母為我們預備一鍋熱騰騰的紅豆、花生湯,吃點會友送的食物。回到家,那天早上大概就用來補眠。

到了大學,聖誕節更是不一樣了,除了有慶祝讚美晚會外,我們會在聖誕節下午到育幼院去唱詩歌、演短劇,我們有人扮演聖誕老人,分發禮物給那裡的孩子,他們很高興有大哥哥、大姊姊來陪伴他們。有時我們也會到痲瘋病院去,他們是被社會遺忘、遠離的一群,我們會與他們共享美麗的聖誕歌曲、帶一些日常用品送他們、坐在他們旁邊聽他們講話…。

回想那些日子,對年輕人來說不是那麼容易,我們沒有連夜狂歡、吃大餐或互送禮物,卻用有限零用錢集資買禮物,送給那些真正需要的人。

來到美國之後,因為教會在社區大馬路的十字路口,人來人往十分醒目。近年我們在門口搭詩班的台階,快靠近聖誕節那幾個周末傍晚,詩班頂著寒冷的天氣,站在台上唱詩報佳音,行人會停下腳步觀賞,今年因為疫情關係,只能取消這個節目,變成線上直播。

近年來,聖誕節逐漸商業化、娛樂化,不太容易感受到平安、喜樂。今年因為疫情,教會沒有特別節目、百貨公司裡沒有瘋狂採購的畫面、甚至家人也很難聚餐,大家都被關在自己家裡。是否有更多的時間重新思考這個節日對普世的意義?看來長期的疫情,對我們忙碌的人來說,何嘗不像樂譜裡的休止符,等待更偉大樂章出現?

聖誕節 疫情 美國

上一則

電腦之於我

下一則

不時不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