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要調升富人「資本利得稅」 道指嚇退321點

國會參院壓倒性多數通過反亞裔仇恨法案

聖誕二三事

世界各地都被疫情困擾之際,聖誕節終於也百無聊賴地降臨了。一位西語裔同事早在感恩節前就已將他公寓的門前裝飾得如皇宮般七彩繽紛,如夢似幻,並拍下相片上網炫耀,彷彿天底下沒有什麼事比慶祝聖誕節更重要。

這令我想起以前在越南時,儘管鄰居大都篤信佛教,聖誕節來的時候依然氣氛濃厚。但事實上,鄰居當中虔誠的天主或基督教徒只有兩三家,其中有兩家的主人都是整條街居民的「救世主」:一是住在我家對面、我們都尊稱為「大醫師」的Thay Hai;另一位叫「十姑」,是一家私人產房的女主人,我就是在她「家」裡出生。而Thay Hai的家則是一般不信中醫或生重病的鄰居常去打針和吃藥的地方,他家每年聖誕都會在門環掛上一個大大的花圈。

也不知道是大人的迷信並抗拒西醫,又或我小時候就最怕見那兩位「神聖不可侵犯的高人」,以至於我時常被大人警告,不要隨便闖入那間產房和診所。所以自從出生以後,直到少年和離開越南之前,我從未踏入過這兩間屋子半步,只敢在門口徘徊或玩耍。反而在離我家較遠、一家叫「平西」的教堂,雖然平時門庭深鎖,圍牆布滿鐵絲網,但在聖誕節期間總是「網」開一面,任何人也能進入參觀,我和同學也「誤闖」進去聽道過幾次。

在越南,每年的平安夜和聖誕節都給我不少歡樂的回憶:印象中我成年那一年,父母第一次准許我跟鄰居在平安夜那晚去「大光」戲院看午夜場電影。可惜那次在排隊買票時,一位朋友覺得不舒服,我只好「犧牲」了一個歡樂的節日,騎自行車載他回家。

直到我快要離開越南來美與家人團聚之前,我認識了更多篤信基督教和天主教的朋友,度過不少通宵達旦和十分西方化的聖誕節。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在一九八八年來美途中,以難民身分在菲律賓島上度過的聖誕。在那孤島上的聖誕節,竟然也有熱情的菲律賓官員舉辦聖誕舞會與難民狂歡,每個人都因而充滿感恩。

記得來到美國後的第一年,過了感恩節後,身為廚師的二姊夫在百忙中挑了一個晚上,帶父母和我到富人住的街區,觀賞那些家庭五顏六色的布置與炫耀奪目的聖誕燈飾,我們也像劉姥姥進大觀園般大飽眼福。不過後來我在餐館打工後,平安夜和聖誕節那兩天多半都要上班,反而很懷念以前在越南度過快樂聖誕節時的二三事。

聖誕節 越南 美國

下一則

陳沖主持!金山交響樂團表演 線上賀牛年新春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