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英航母「伊利沙白女王號」戰鬥群將繞行台灣海峽

拜登再挺台 AIT通知美近期將公告售台M109A6自走砲

有情有義的聖誕樹

那一年去冰島、格陵蘭島旅行,我們由挪威上船一路往北極圏行駛。返回時路經加拿大兩個港口,再由波士頓下船。在冰島附近的大海洋晃晃盪盪,有時候在船上兩三天都不得下船,著實讓人頭昏腦脹。

我很喜歡聽郵輪上的各種講座,通常都是在到達港口下船的前一天,船公司會告訴我們下一個城市有什麼可吃、可逛、可買的。當然也會告訴我們去哪一個博物館或美術館,可以看到哪些名人的傑作。去冰島的前一天,來了地質學家告訴我們冰島的地質狀況,聽這些演說不但增廣見聞,也讓行程更加豐富,是我覺得在郵輪上最有收穫的一部分。

而這一趟旅行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演說,則是在加拿大最後的一個港口─哈利法克斯(Halifax)的爆炸事故。一九一七年十二月六日,一艘載滿了炸藥的法國貨船輕輕地碰上了一艘挪威的船舶,而相撞的地點就在一個窄窄的海峽,距離港口十分接近。法國的船隻立即發生火災,船上的炸藥爆炸,並且觸發了海嘯。十八米的海嘯、火災以及倒塌的建築物,立即就有約兩千人死亡、九千人受傷。

哈利法克斯當時正迎接著聖誕節的來臨,到處皆是聖誕燈飾的布置,殊不知被這突如其來的巨響而震撼。當時的加拿大天寒地凍,冰雪滿地,再加上港口海風吹拂,更是冷到不可言喻。爆炸當時,大家都太震驚,無法做出即時反應。

距離哈利法克斯六百多英里的波士頓聽到這個災難,紅十字會以及公共安全委員會二話不說,立即聚集了所有可以行動的醫護人員,帶上醫療裝備以及各式各樣的義肢,不畏嚴寒、冰天雪地乘火車趕去援救。以今天的速度,從波士頓出發到哈利法克斯,如果乘火車,至少要三十六個小時才能到達。想想看在一百多年前的火車速度肯定比現在更慢,據說是乘了三天三夜的時間才到達。

心急如焚的醫療救護人員冬日黑夜快馬加鞭趕到時,整個港口城市已經燒成焦黑,像是人間煉獄。舟車勞頓、不辭辛勞的醫護人員一一翻開屍體尋找生機。波士頓市不斷以火車輸送出救難人員以及各式醫療補給品,之後各大城市得到消息也一起參與救難,波士頓市則是第一時間來到哈利法克斯救災的城市。

之後,哈利法克斯花了很多年重建港口以及城市,與波士頓的感情及聯繫變得極為深厚。他們深深感謝波士頓的醫療人員,並且永遠記得在爆炸事件發生後立即提供的救難援助。於是從一九一八年開始,爆炸事件的第二年,哈利法克斯每年捐贈一棵大聖誕樹給波士頓市,同時感激波士頓市民的重情重義。

這棵具有重大意義的聖誕樹通常來自空曠的土地,因為在那裡樹才可以長得高大飽滿。捐贈者則會感到十分榮幸、有機會贈予這棵巨大的聖誕樹。一棵五十英尺的大聖誕樹,照亮著波士頓公園,在聖誕假期也溫暖著雙市的人心。大聖誕樹將會永遠地在每一年聖誕節之前送達波士頓。如果您正巧在聖誕節期間去了波士頓,別忘了去波士頓公園(Boston Common)廣場上,看看這一棵充滿感恩之心、來自加拿大,有情有義的聖誕樹。

波士頓 哈利 加拿大

下一則

「鏡頭下的疫情」 北美華人攝影展報名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