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2833萬 加州逾5萬死

確診暴跌 金山多項禁令下周鬆綁 重啟在望

修剪三角梅

冬日午後的陽光,即使才剛過正午還是和煦溫柔,在院子裡工作也是一種享受。

一邊回答友人的來電,我一路拾撿君子蘭焦乾的殘葉,話題還在繼續,我從抽屜找出花剪,把後院的天竺葵殘枝敗葉也收拾了。沿著屋子周邊種植的君子蘭和百子蓮,在秋冬後都瑟縮了,從花叢基部坍落一圈發黃敗爛的葉子,我一路收拾到前院,唉,門口七棵矮棕櫚和三角梅也該修剪了。

矮棕櫚,慢慢生長了幾十年,也有七八尺高了,幸好架上梯子,我還可以搆得著樹冠。矮棕櫚雖然長得慢,但是經過三個月,樹冠也長有六七輪,二十幾支的扇葉,最外面的葉片還被太陽曬得發黃了。

矮牆角落的複色三角梅在八月盛開了粉紫紅的花葉,那是它一年最美的季節;時序到了冬天,只剩下一些留戀的花兒三三兩兩在末梢點綴,其他就只有挨挨擠擠、橫生交錯的枝條,堆積成一樹傘蓋。茂密的心形葉片,隨著枝條發展,也各自疊加簇擁一片懸垂在不高的石膏板圍牆上,是該修剪了。

我沒有雇請園丁,因為修剪花草需要用心,我喜歡把矮棕櫚的扇葉從最後一對側棘剪去,剪去最外圍的兩輪約七八支,讓樹冠清爽,陽光可以從容灑落。

三角梅是愛憎分明的花樹,春天狂歡地抽穗生長,一不留神,如雨後春筍的新枝就張牙舞爪地四方延伸擴充領域,這時我要修剪收斂它瘋魔的擴張,留下該有的樣子。夏天是三角梅和陽光戀愛的季節,滿樹的粉紫花朵,是它藏不住的激情愛意流淌,一樹風姿綽約的嬌媚,一陣風吹過,粉紫的落英,還在草叢裡竊笑它的秘密。

冬天到來,三角梅這瘋丫頭也該收斂了,我戴上厚厚的皮手套,不然它的棘刺還要偷偷咬我一口;我一手剪子,一手抓住三角梅桀驁不馴的枝條,像收拾一頭狂亂的頭髮,從大枝條基部大把大把地剪去,先剪懸垂的長枝,再繞到樹冠裡修剪冗枝,一個比巴掌還小的鳥巢在樹心搭建,鳥兒已無蹤影,但我還是捨不得,繞著鳥巢剪去多餘的枝條,三角梅終於輕簡了,陽光可以穿透,風兒可以呢喃,像剪了短髮的小子,一派輕鬆,彷彿可以吹起口哨。

最後的工作是收撿地上的殘枝敗葉,矮棕櫚的扇葉雖然在夏天帶來椰風陣陣的涼意,但是熱情的姑娘都帶刺,不小心也會被扎得刺痛,三角梅的壞脾氣是鄰里皆知的,我小心懷抱每個枝條,送入大桶,找個寬敞的縫隙讓它待著,太用力了,可能還要被咬上一口。

在和煦的冬陽裡修剪花草很舒服,喜見去蕪存菁條理分明的結果,彷彿把我自己的心緒也修剪了。

二○二○年快要過去了,經歷親人逝去的傷痛,喜見投資的成果,還有重拾舊友的喜悅,這是一個無法不紀念的年分。大選的躁動也漸漸平息,祈願將來的日子一切安好。

投資

上一則

記憶或將留存(上)

下一則

特別的聖誕節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