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美3157萬人確診 已施打2億228萬劑疫苗

經濟復甦 加州就業機會連2個月增加

從醜小鴨到白天鵝

圖/半人番
圖/半人番

前不久網上列出了紐約十八處最美秋景,我驚喜地看到住家附近的奧克蘭湖也在其中。這個小湖我們太熟悉了,往年陽春三月,冰雪初融,我們就來到了湖邊,「春江水暖鴨先知」,湖裡有許多鴨子大雁,最吸引人的是一對恩愛天鵝。

由於疫情,今年直到五月中旬居家避疫令解除後,我們才迫不及待地外出踏青。第一天到湖邊已是春暖花開,但鮮有遊客,冷冷清清,那對天鵝也不見蹤影。當我看見一位掛著望遠鏡的觀鳥者時,我急忙向他打聽。

「在那兒!」順著他手指的方向望去,是茫茫一片蘆葦叢,「已經孵出一隻了,母鵝還在裡面抱窩,公鵝在附近警戒。」他還告訴我們,這一對天鵝真不容易,五年來第一次才迎來小寶寶,可千萬別打擾牠們。

這太令人興奮了,在疫情肆虐的日子裡,牠們沒有棄紐約而去,而是又回到這兒繁衍,這似乎帶給了我們希望,我頓時心裡暖暖的。

過了幾天,當這一對天鵝回到岸邊時,身邊多了一隻披著一身細絨毛,光著桔紅小腳的小寶寶。小天鵝出生不久就能游泳,牠很快就跟著父母下水緩緩遊弋,要上岸時還抖抖小翅,然後一搖一擺地走到樹下棲息,感受遊人對牠的情有獨鐘。牠歪著腦袋,透亮晶瑩的眼睛一閃一閃地,似乎在問:我美嗎?我的姿勢如何?

說實話,牠可愛,但卻不美,特別是褪去黃絨毛變成灰褐色後,與全身潔白無瑕的父母在一塊兒,是一隻十足的醜小鴨,長得就像別人家的孩子,但是父母堅信牠一定會變成美天鵝。當務之急是在入冬之前的幾個月內盡快教會牠所有生存技能,因為牠一長大就應該離開父母,獨自面對險惡,勇敢浪跡天涯。

父母時時陪伴在小天鵝左右,教牠游水潛水、扎水覓食、梳理羽毛,亦步亦趨地保護牠。四、五個月後,小天鵝已經明顯長大,變成風度翩翩的美少年了,渾實的身軀,長長的頸項,炯炯的眼睛,灰褐色絨羽悄悄脫落,純白色羽毛慢慢長出。當小天鵝羽翼豐滿可以獨立活動時,嚴厲的父母知道,是時候讓牠學習飛翔了。

奧克蘭湖變成了小天鵝的飛翔練習場,在父母的示範下,掌握了起飛和降落的基本技術後,小天鵝每天都花大量時間單獨練習飛行,牠似乎對飛行有著天生的興趣,樂此不疲,剛開始跌跌撞撞,後來越飛越遠,越飛越高,當牠落水在父母身邊時,異常興奮,父母凝視著出落得俊俏美麗的小天鵝,眼睛裡滿是憐愛。

一晃半年過去了,小天鵝很快就要離開父母,飛離奧克蘭湖了。近日,每天的飛行演練幾乎是牠們生活中最重要的內容,小天鵝終於能夠在空中和父母自如地配合,完成了從醜小鴨變成白天鵝的成長歷程。

已是深秋,湖光水色,絢麗斑斕,來奧克蘭湖賞秋的人們都駐足欣賞這天鵝仨在一起的最後時光,牠們舒展翅膀,時而高歌,時而低迴,時而戲水喧嘩,時而追逐浪花。大夥兒看著牠們那裊裊婷婷,翩翩起舞的身影,想到小天鵝飛走後就再也不會回來時,所談的都是心中的百般不捨。但,有新的生命誕生,也會有成年後的離開,這便是自然規律。不久的將來,當小天鵝騰空而起,直衝雲霄,飛向遠方時,父母一定會為下一代的獨立而驕傲。

紐約 疫情 游泳

下一則

華裔書法家祖孫三代 登時報廣場大屏幕籲保護地球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