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紐約法拉盛華裔男女遭拋屍賓州 女死者活躍華社

世界OnAir/18歲參選主計長 「從未有人質疑我的年齡」

芭樂情

十一月,芭樂熟成,又到了陸續採摘的季節。當初種芭樂,緣於味蕾對那滋味的眷戀,進而延伸至懷鄉情結的糾葛。

秉持前任屋主「簡單就是美」的設計理念,邊坡倒也一片綠意,藍色小花雖美,卻稍嫌小家碧玉,維持了數年之後,昂貴的水費並沒有創造出成正比的經濟價值,天人交戰了一段時間,決定利用暑假重整。

但我太小看落地紮根、韌性堅強的爬藤,真正動手才知道欲哭無淚是什麼滋味;從清晨的朝陽串連正午的烈焰直至黃昏的落日,硬是把自己曬出一層黝黑,一天又一天,奮戰無止境,拿著小鏟子的手臂頻頻發抖,夜晚,萬物寂靜,痠麻疼痛拉扯四肢。都說「蒔花弄草」怡情養性,怎的,於我卻是截然不同的情節,腦海裡環繞的都是「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的畫面。

每每返鄉,都能看見路邊擺攤堆成金字塔的芭樂,若不買上幾顆,就覺得這樣的旅程悵然若失,那錯過的滋味是一種遺憾。黎先生結束營業欲出清的果樹滿院落,和我個頭齊高的芭樂樹排排站,碩大的果實,讓我有著攤位上的芭樂飛越萬里縱身懸掛枝幹的錯覺,還沒嚐到,先自喜歡,成交。臨走,黎先生特別叮囑:挖掘的坑洞一定要比照五加侖的桶,樹根才得以伸展。

看似淨土,待挖掘開來才發現坑裡殘根盤繞,時不時還碰上宣示主權的大石頭,沒有絲毫退讓之意,這才明白坡地有多貧瘠;五棵芭樂樹耗掉外子每個下班和假日時光,重演手腳痠痛的戲碼。經過一段冗長的日子臨放棄之際,我們試著把各處收集來的種子育苗,竟然全都冒出細芽,仔細盤點多達四、五十棵,這叫外子我和瞬間傻眼, 只能認定芭樂和我們情深緣重。

時間堆疊,十多年來芭樂苗已然成樹,來源各異的品種參雜錯落。有些芭樂皮薄子多帶點澀味;鴨梨形的往往看似翠綠,實則已軟;綠皮紅心的前一陣子才被擁上流行浪頭;高甜軟囊的黃芭樂,氣味濃郁滿室盈香,最合牙口不好的人,但有人受不了那張揚的氣息,避而遠之;為數不多的極品當屬購自黎先生的珍珠芭樂,果肉厚實口感爽脆甜度正好,親朋趨之若鶩受歡迎度爆表,真叫人怨嘆當初栽植沒好好分類,欠缺經驗。

澆水、施肥、長葉、開花乃至結果,年年生生不息,到這時才體會真正田園樂。從無到有其實是一道辛苦的歷程,可是這一切的鋪陳終究值得。

下一則

賣一首歌?馬斯克加入NFTs數位藝術投資熱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