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G7公報後 美國與歐盟峰會聲明重申台海和平穩定重要性

疫苗接種率達70% 紐約全面解封

疫情下看牙

那天我因為牙齒對於冷、熱、甜食物及飲品感到酸爽,不得不去向牙醫報到。坐上診療椅的我心中忐忑不安,需要拔牙嗎?根管治療?牙醫檢查後,第一個問句出乎我意料,她問我:「你睡覺常磨牙嗎?」接著問:「或是你常用力咬牙?」我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說真的,我沒留意我是否常磨牙或咬牙。

接著她拿出牙齒模型解釋我的狀況,可能是在壓力大的情況下磨牙或咬牙,也有可能因為刷牙太大力,導致兩齒交界面的琺瑯質崩解流失,牙齒產生敏感酸爽現象。她說,在這疫情復工期間,她已經看過很多像我這樣狀況的病人,疫情造成很多人情緒壓力大,擔心工作、經濟、健康……,然後反映在咬牙磨牙,造成牙齒酸爽。

牙醫說我沒有蛀牙,為我洗牙塗氟並叮嚀我可以用敏感性牙膏刷牙,這種牙膏貴一點,如果不捨得用它刷牙,也可以在睡前用一般牙膏刷牙後,用敏感性牙膏薄薄地抹在牙齒上。

我開心走出診所,照她叮嚀的去做,一切安好,這位牙醫真的很有良心。

這件事在我心裡起了一番漣漪,我真的壓力大嗎?我以為自己在疫情期間調適得不錯,畢竟我身為護理人員。有朋友說她得了焦慮症,在用藥中,疫情大半年過去了,她還是不太敢出門,我聽了非常難過;也有朋友說她在工作上不得不換跑道,我聽了心驚膽戰,我的護理工作上也有很大的變動。

對於壓力的調適,也許我沒有自己想得那麼厲害,至少身體誠實的告訴了我。我也開始觀察自己,發現自己真的很常咬牙切齒,在性子急起來的時候,但睡覺磨不磨牙就不得而知哩!

一直以為自己性急無藥醫,因為牙齒讓我不得不改變,開始提醒自己慢下來,每晚對著牙齒用最溫柔的語氣講話,「我親愛的牙齒寶寶們,吾愛此身,吾亦患此身,我會多愛你們一點,我性子會慢一點,請你們讓我少患一點,拜託喔!」

雖說肉體是四大假合,難免要進廠維修,但讓我困擾的是,我還真控制不住它何時要出問題,沒有健康的它又不行,單純的牙齒酸爽還沒讓我痛不欲生,但唉唉叫一點沒少。說到底,我連自己的身體都沒轍啊!突然真切的看清這一點,雖然內心百感交集,不過還是要盡力保健。

大半年的疫情過去了,我也聽聞如牙醫所說,面對高壓及有很多擔憂的人存在,這真的是一場耐力持久戰,希望自己打得漂亮。

疫情 復工

下一則

賣一首歌?馬斯克加入NFTs數位藝術投資熱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