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一洲焦點/拜登先不撤美中貿協、疫苗誰先打、大選謠言怎分辨

紐約首批疫苗12月中到位 葛謨:願第一個注射

扶桑花

圖╱淳悅
圖╱淳悅

九月中旬秋高氣爽,我們駕車跨州去看望舅舅。耄耋高齡的舅舅端坐在大門前椅子上,早在等我們,面前甬道上擺著一大盆鮮花,紅豔豔的大紅花朵與舅舅的鶴髮童顏相映成輝,構成令人難忘的至美畫面。「很好養的!」爽快的表妹邊說邊把那盆大紅花放進我們車上。

我對花草知之甚少,僅養了幾盆長青植物,且個個萎靡不振。 這盆大紅花順理成章地成了家中的寶貝疙瘩。興衝衝把花擺到陽台上,才想到竟忘了問其芳名。微信表妹,答覆是「扶桑」。多年前曾聽到扶桑這個名字,雖沒見過扶桑,但這極富異域風情的名字令我印象深刻。不由得驚喜,久聞大名的扶桑「落戶」到我家!

上網搜索,扶桑還真來頭不小,它别名朱槿,在中國種植歷史悠久,其花朵被視為光明吉祥繁榮的象徵。扶桑花色有紅黃白等多種顏色,因花大色艷、四季常開而馳名中外,擁有不少當之無愧的頭銜:馬來西亞國花,廣西南甯市市花,夏威夷州花。念及此,忽覺得扶桑花眼熟起來。

去年乘遊輪前往夏威夷,啟航不久,幾位銀髮女遊客率先在頭上戴起一朵花,很快船上戴花女士與日俱增。花或小白花,或大黃花,雖都來自禮品店,卻維妙維肖十分逼真。那大黃花具深紅色花心,嬌豔欲滴,瑰麗無比。可見那黃花即扶桑花,而黃色扶桑花正是夏威夷州花。

表妹送的這盆紅色扶桑花顛覆了居家避疫的鬱悶,日子瞬間活色生香。出院不久,行動仍感不便的先生,甘之如飴地在陽台上把花盆搬來搬去,就為追太陽給花曬日光浴。鮮少上陽台的我,穿梭在陽台與玻璃門之間,給花澆水、梳理枝葉、拍照,樂此不疲。這盆扶桑花將家中視以為常的陽台點綴成美景一片。

九月末降溫,花盆入室,屋裡頓時異常熱鬧。扶桑花朵朝開暮落,但花苞生生不息,每天都有不同驚喜。晨起,玻璃房內飄出太極音樂,隨著民樂悠揚伴奏,先生開始打太極拳,扶桑靜立一隅,以嶄新盛開的大紅花,熱情奔放地為他的一招一式喝彩,他與花共舞,飄飄欲仙。我每天從早到晚,都會佇足花前千百次,觀賞每朵花每片葉,手指細數花苞,如數家珍。

那綻放的大紅花最是養眼。五片鮮紅大花瓣呈倒梨形舒展開來,棗紅色花心似一小朵梅花正嵌中央,棗紅邊緣外暈染一圈粉白,那粉白色牽出縷縷細絲放射在大紅花瓣上,如同銀色禮花投映在紅色天幕;修長一根花蕊由花心悠然伸出,基部亦棗紅,通體乳白,上部有厚厚一圈凸起的花絲綴滿金黃色花粉,宛如皇冠,尖端頂著五個紅色小絨球,恰似五粒紅寶石鑲於皇冠。大自然鬼斧神工下的扶桑花精美絕倫,令人稱奇。

先生將這盆扶桑花照片上傳到家族群,表弟隨即也曬出照片一張;但見他家陽台上花團錦簇,其中尤以位居中央那盆黃色扶桑花分外耀眼,冠壓群芳。退休後,心心念念想跑遍地球村,不遠萬里地尋覓人間美景,卻沒想到,原來世上最美最安全的風景都在自家陽台啊!

疫情雖持續,但扶桑花為我們滋潤了身心,豐富了視野,溫暖了親情,映紅了宅院,明媚了當下。

夏威夷州 微信 疫情

上一則

那些年看的書

下一則

演化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