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防聯邦政府停擺 國會加緊協商撥款案

加州州長:考慮讓大部分地區再次執行居家避疫令

求精方能出彩

我第一次見到岫芹,是在她住進我們公寓不久後的一個早晨。那天,她身著一套中式練功服來到我們的晨練大廳,步態輕盈,淺笑微微,讓所有在場者眼前一亮。不少人禁不住暗自思忖:「看樣子是個有點來歷的!」也果不其然,二十四式簡化太極拳的音樂一響,她便應聲練起來,舉手投足徐緩從容,招招勢勢中規中矩,看得人人驚羨,無不慶幸終於有了個能撐起台面的拳伴。

岫芹的驚艷亮相給我留下頗深印象。我一直以為練習太極拳一定是她最為投入的所愛,誰知沒過兩個月,本城的一家老年活動中心就傳出了一則消息,說是他們那裡來了一位名叫岫芹的女士,能歌善舞,人緣也好,很快便成了他們的文藝骨幹。這消息令我甚是愕然,原來岫芹所愛在舞台,打太極拳不過是她的一項健身活動而已。

說來遺憾,我一直沒機會看岫芹跳舞,但是說她善舞,我是堅信不疑的。她打太極拳時那沉穩而不失靈動,流暢又不顯漂浮的形體表現力,早已讓我覺得她要是不跳舞,實在是浪費了一塊好料。

至於岫芹的能歌則是我親身體驗過的。那是我認識她第二年的二月初,公寓按例要舉辦一場春節聯歡晚會。我慕名邀請她在晚會上跟我對唱一曲。她二話沒說,爽快地答應了。到了演出那天,根本沒經過任何預習就拉我上了台。坦白地說,從幕後到台前的那幾步,我真的是走得毫無底氣,因為我有個壞習慣,一旦跟別人合唱,就老把注意力集中在如何與對方配合上,總讓自己處於被動狀態,很難正常發揮,甚至音量都明顯減弱。

可是這回神了,岫芹剛唱完第一句「樹上的鳥兒成雙對」,她那從容大方的台風,亮麗優美的歌喉,以及極富感情色彩的行腔,一下子就消除我所有忐忑,很快就老搭檔似地跟著她入戲,十分順暢地完成全曲表演。岫芹豈止是能歌,繡口一開,簡直就是大家風範!

這還不是岫芹所懷技藝的全部。就在那次跟她合作對唱後不久,又有幸欣賞她主演的兩部電視劇,兩部都是母親的故事。一個發生在農村,母親沒文化,但是通情達理,讓致富忘形的兒子改邪歸正;另一個發生在城市,母親受過一些教育 ,卻因心理問題而導致家庭不和。但幾番波折後終於清醒過來,重新與家人和睦相親。

兩位母親反差極大,恐怕連科班演員都挺費斟酌,岫芹卻拿捏得非常到位,在屏幕上展現出來的完全是兩種不同類型的人物,而且都與劇情緊相契合。我曾十分的驚異問她:「你從未受過影視培訓,居然能在攝影機前收放自如地展示不同角色的精神風貌,是怎麼做到的?」她說:「我好像有點求精癖。為了演好這兩部電視劇,開拍前猛做案頭準備,看一大堆影視資料,還到處請求行家指點,人都累瘦了一圈兒。」

岫芹的回答讓我茅塞頓開,她是「語不驚人死不休」那一類的藝術追求者,打太極拳,唱歌,跳舞,演戲,樣樣精益求精,所以樣樣出彩!

健身 教育 攝影

上一則

那些年看的書

下一則

演化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