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破1242萬例 紐約州破60萬

價格低易配送 牛津疫苗保護力90% 每劑成本僅2.5元

自炸油條小麻花

時下每隔十天半月,妻子便會一展身手,炸兩大盤小油條、小麻花,讓全家人尤其是兒子、兒媳滿足口腹之欲。

自炸油條小麻花,起始我和妻子旅美兩年後的一個星期天,兒子、兒媳帶孩子上超市購買小食品,順便買了一袋冷凍油條和一袋小麻花,之後歡喜地告訴我和妻子:「明天早上主食就吃油條和麻花。」

翌日早晨,我煮熟一小鍋二米粥,炒了土豆絲、甘藍粉絲之後,從冰箱拿出兒子購買的油條,發現油條已失油潤色相且涼硬,只好放進蒸鍋溫熱一下。

待我將油條、小麻花以及二米粥、花卷和煮雞蛋擺上餐桌,兒子兒媳及小孫子爭先恐後捧起食用。不料,兩個大孩子各自吃下一截油條和麻花後,皺著眉頭對我們說:「你們嘗嘗,這油條啥味啊?」說著分別拿起了雞蛋和花卷。我和妻子嘗過之後說:「油條味兒淡,麻花不酥脆。」隨後妻子說:「明個咱自己炸一下試試。」

第二天是大周六,趁著孩子們休息睡懶覺,妻子起床後依據手機上有關油條、麻花製作方法,將事先和的加油加糖兩個麵團,分別擀切和揉搓成數十個小長條塊與捲繩狀,並將兩個長條麵塊捏貼在一起,將捲繩型麵擰成小麻花,依次放進油鍋裡炸。但見放進油鍋裡的小油條如同吹氣一般,一對對膨脹起來,妻子翻了幾回面,就變成油汪汪、金燦燦的袖珍小油條。炸完油條,妻子又將生麻花依次投進油鍋,同樣經過幾回翻個幾回炸製,一根根玲瓏剔透的褐色小麻花出鍋了。

當兩大盤小油條、小麻花端上餐桌,香味立刻氤氲溢滿整個餐廳。兒子、兒媳及小孫子像饞貓一般,依次跑出寢室擠坐餐桌旁,喜悅的話語脫口而出:「一聞這香味,就知道炸油條麻花了。」說著,爭先恐後抓起油條、麻花送入嘴裡,忙不迭地連聲稱道:「好吃,太好吃了!跟家鄉的油條、麻花味道一樣。」說完,吃過油條的兒子喜滋滋地抓起小麻花,嘗過麻花的兒媳夾起了油條。小孫子則兩者兼顧:一手握油條,一手擎麻花。

看到三個孩子歡喜神態,快樂吃相,我和妻子一時如浴甘霖、飲蜜汁一般,笑出了聲,樂彎了眉。

從此,只要聞聽孩子們想念之意,妻子便會炸兩大盤小油條與小麻花,讓三個孩子盈齒潤腹一陣子,津津樂道一陣子。

其實妻子炸的小油條和小麻花,不光三個孩子吃後讚不絕口,就連去年初夏旅美的親家公品嘗後,也給予高度評價:「油條蓬鬆柔軟,麻花甜香酥脆。」說完也像孩子似的,把自炸小油條和麻花當成了主食及零食。

現在妻子炸小油條小麻花已經兩年有餘,家中冰箱一直留有存貨。特別是今年春季以來,新冠肺炎病毒肆虐蔓延之後,為了減少上街出行購物,妻子炸小油條小麻花的次數增多,可謂三天兩頭、隔三差五擺上小家餐桌。

自炸小油條、小麻花,已成為全家人共同鍾愛的美食。

雞蛋 手機 新冠肺炎

上一則

想起絲瓜

下一則

退休的圍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