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1張圖看疫情:全美確診2393萬例 加州逼近300萬

傳川普將大赦減刑百人 1人要價200萬元

秋收樂

近晚秋,老伴和我忙於秋收冬藏。我們將後院採收的台灣南瓜、奶油瓜、魚翅瓜、冬瓜儲存於車庫,以備過冬享用。「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老伴先標記各類瓜種、菜蔬種子,再將其分置於相異的小瓶內,以待來年使用與餽贈友人。

某天,我正徜徉在露台甲板上享受金秋暖陽,見隔鄰耄耋之年的張嫂荷鋤走向她的後院,我納悶地跟她打招呼,張嫂見我即說:「你們家也可翻土找番薯了!待會兒我把鋤頭借給妳用。」因我平生未曾用過鋤頭,便婉謝道:「謝謝!我可用家裡的鐵鍬。」

今夏,張嫂送我一些枝繁葉茂的番薯藤,我先撿其中的粗莖浸水發根、經扦插繁殖後,不久菜圃便長出匍匐滿地的番薯葉,它成為疫情間我們餐桌上健康養生的綠色佳餚。昔日,我認為栽番薯藤可長出食用的葉子,卻忽略其底部可生出番薯。「雞生蛋、蛋生雞」的循環問題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記得張嫂曾說過,一般番薯生長期為五、六個月,而我們家才種下瓜藤三、四個月;再者,我們多次採收嫩莖連葉片食用,養分幾乎消耗在生長葉子上,不知地下塊根能否形成?

居於好奇心的驅使,老伴和我帶著鐵鍬走到後院菜圃中挖寶。我先採摘今年最後的番薯葉,再用刀割去地面上的番薯秧蔓。老伴在旁循著地壟踩著鐵鍬,一鏟一刨地試探著,雖不慎將其中兩個番薯腰斬,最終挖到十數個微白且不壯碩的番薯,但想到明年可用它們發新芽、生藤蔓、長綠葉、產番薯,內心則充滿希望與欣喜。

深秋,清掃滿院落葉時,忽見蘋果樹旁新生出一小片綠意盎然、嬌嫩欲滴、遠看類似芫荽的野草。用手機植物辨識軟件掃描,它是碎米薺菜!再用另家辨識軟件求證,結果亦然。經上網搜尋碎米薺菜資訊後,得知其英文名為Hairy bittercress(Cardamine hirsuta),因其花小色白如米粒般故名。

我拔一小叢鮮嫩的碎米薺菜,除根、洗淨、切斷與蛋同炒。端上有機新鮮的野味上桌與老伴試吃,那風味似油嫩的青菜但毫無如其英文名bitter的苦味。心中喜滋滋地盤算著,日後我可嘗試用碎米薺菜包餛飩、餃子、包子、烙餅、煲湯。

「既耕亦已穫,時還練我琴」。繼之,將是老伴和我同享二胡練琴「陶冶心性」的季節。

台灣 疫情 手機

上一則

朋友

下一則

「牛奶情懷」讀後感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