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拜登儼然重返「美國優先」川普化讓歐盟很火大

新冠病人擠爆醫院 愛達荷州宣布:先治有機會康復者

自行車之戀

中國南方因為地勢高低起伏不平,自行車並不常見,那個年代,人們主要就是靠步行,出趟遠門就坐公共汽車或乘火車。九○年代我住在北京,一個南方女孩跑到北方上大學。到了華北平原,那真的是一馬平川呀!只可惜城市裡不能騎馬,就只能騎車了。大街小巷隨處可見騎著自行車穿行的人流,感覺人手都有一輛,真可謂是一個自行車王國。

那時我們二十歲剛出頭,血氣方剛的年齡,流行說法就是「天之驕子」。那是一個淳樸美好的年代,一個男生用自行車載著心愛的女孩,一路飛奔,鈴鐺一串,一路笑聲。速度快,又怕摔下來,坐在後面的女孩只能用手挽著男孩的腰,滿臉的羞澀,滿臉的甜蜜。校園裡看到越來越多的留學生,他們到了北京,買的都是時髦的山地車,開起來那種威風帥氣,樂在「騎」中,別提了。本地的大學生通常只能買得起二手車,讓人看了羨慕嫉妒恨,而更多的是鼓勵,敦促自己將來也擁有一部夢想的自行車。

畢業後走出校園,走出象牙塔,「北漂」打工的日子, 主要的通勤工具也是自行車。夏日頂著烈日,驕陽似火,騎著就是汗流浹背。冬日寒風凜冽,北風刺骨,地凍三尺,一不留神人仰車翻,在冰上好不狼狽。

後來我到了美國,開啟了四輪汽車時代,這是一種全新的感覺。在一個無人無車的午後,踩上油門飛奔在高速上像一隻自由的小鳥,那是一種無語言表的暢快。好不容易兩輪換四輪,有一種「步槍換大砲,脫貧致富」的感覺,當然不願意再回到從前。

在美國,不少人騎自行車是為了鍛鍊,有的為參加「鐵人三項」做準備 。在節假日或下班或周末,換上一副專業行裝,那矯健的身影,後弓的腰部,略彎的手臂,放鬆的上身,腳踏著正中, 好似一名環法自行車賽選手。

我有一位同事,每天上下班先從家裡騎自行車到火車站,然後撘乘火車到華盛頓。從家到車站,從車站到辦公室,這一段他是騎自行車,到了車站裡面把自行車折疊起來,扛在肩上,就是自行車騎他了,天天風雨無阻,實在讓人佩服。六十多歲仍精力充沛,精神矍鑠,這和他騎車鍛鍊分不開。如果說胸懷和格局拉開人與人的距離,那麼鍛鍊與不鍛鍊就拉開人與人的層次。

我想他之所以選擇騎行,也許因為騎車的速度還與他心靈接收風景,感悟人生的節奏相吻合吧!

一場新冠病毒,讓我們出門遠行的機會減少,蹲在家裡的時間增多。一轉眼又到了我最愛的秋天。北美東岸的大自然就像一幅巨大栩栩如生的水彩油畫。紅楓,黃杏隨秋風歌唱飛舞,隨秋雨飄落,五顏六色灑滿了一地。這個秋天我不再心猿意馬,我要重拾初心,不再猶豫,終於在網上給自己訂購了一輛自行車。

騎上車,沐浴宜人秋陽,微瞇著雙眼。秋風裡,一頭棕黑頭髮在空中飄散,我好像又找回了二十年前那種年輕的感覺,那顆飛揚的心,好似找回人生旅途中失而復得的戀情。手握車龍頭,回頭看看,彼岸那個全民騎自行車時代也隨著歷史而塵封。而此岸,此時可以選擇陽光明媚,溫度適中的天氣出行,用另一種心情探尋另一番風景。前方依舊有上坡,下坡和彎道,要有耐力,保有元氣,在大自然中感悟兩輪帶來的快樂。

美國 北京 汽車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