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研究:新冠痊癒者 八分之一會在5個月內死亡

憶苦思甜

居家避疫,幾個月下來,日子過得猶如築室在人境,閉門無世喧。閒居家中,翻閱著昔日旅遊的舊照,一張泛舟相片吸引了我的目光。

那是去年九月,在孩子們的「挾持」之下,我有了人生第一次的冒險之行「划獨木舟」。這艘獨木舟是一個蘿蔔一個坑,就這樣,我成了一舟之主了。領隊簡說了如何掌控獨木舟的平衡。聽完後,我胸有成竹地鑽進了坑裡。

我天性怕水,見不到底的溪,無依無靠的感覺,加劇了我的不安。當獨木舟隨著水流左右晃動時,我的胸有成竹一瞬間變成了胸中無數。一臉茫然若失,只能虛靜以待。

槳,是我這一行程中的保命符。我繃緊神經,手握著槳,一點都不敢放鬆。左右邊不停的交替划著,越是無規律地划,小舟就晃動越加厲害。領隊以為我們都是「行家」,而忽略了我這一隻落後的黄毛鴨。一路上小舟東摇西晃,我口中碎碎念:「主與我同在」。心如果亂了,一切就都亂了。我把心安撫好了,慢慢地探索出划槳的節律與水流的順勢相吻合,小舟才能平穩,向前划行進入叢林。

綠色的沼澤和生苔在太陽的照射下顯露出特別的色彩,這景色迷惑了我的視野。一個不留神,小舟不是撞上傾斜在水中的樹幹,就是衝上沙丘。女兒看到我一臉驚慌的表情,喊道:「媽,加油!您能做到的,不要告訴自己不可能。」就這樣衝衝撞撞地划到了叢林的盡頭。喘息尚未定,眼前出現了寬廣急湍的水域。望著這一條又深又闊的河,和數艘縱橫奔馳在河上的汽艇,頓時,腦子一片空白,好不容易「躲過虎口,又進狼窩」。

原來叢林的溪流與密西西比河在明尼蘇達州和威斯康辛州的邊境交會,周末來此嬉戲的人潮特別多,尤其是奔馳在河中的汽艇不計其數。汽艇奔馳過後激起的波浪前仆後繼,我這一艘小舟又怎能與汽艇分庭抗禮?

一波波浪將我的獨木舟又推回了叢林,眼看著其他隊友們的獨木舟都勇往直前,唯獨我的獨木舟成了「逃兵」。孩子們不時回顧我的狀況。「人生中常會遇到挫折,但那不是盡頭,只是在提醒我們該轉彎了。」此時,我選擇順著波浪的自然起伏,讓餘波推動小舟往河中央漂去。小舟多次被激蕩的水流圍困在河流中央打轉,隨著水流動的韻律,小舟慢慢地從漩渦中脫身而出,隊友們都為我捏了一把冷汗。領隊瞅著我一路風塵,決定讓我「頤享天年」,抛給了我一條繩子,要我把繩子綁在小舟上,小舟這才功成身退的被拖上了岸。

泛舟不僅帶我逃離了都市的煩囂,很多事情我們認為不可能做的,未必真的不能實現。人生五味俱全,一切都值得我們去品嘗。三毛曾說:「生命的過程,無論是陽春白雪,青菜豆腐,我都得嘗嘗是什麼滋味,才不枉來走這麼一趟。」垂暮之年,再回首這一次的泛舟之行,憶苦思甜。

邊境 居家避疫 明尼蘇達州

上一則

靈與肉之間:泰伊絲的故事

下一則

名士風流(二)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