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疫情升溫 舊金山酒吧堂食 將須疫苗接種證明

東奧/台桌球混雙擊敗韓 林昀儒、鄭怡靜4強對日

獵殺米奇記

人為財死,鳥為食亡,不論貴為人,賤如螻蟻,這都是逃不脫的自然規律。闖入我書房「綠屋」的米奇老鼠就是個例子。牠八字好,沒死,也因我存好心得生。

為什麼稱牠「米奇」?因為牠長得像美國迪士尼卡通片裡的米老鼠一樣,灰色軀體,比個銅板大一點,大耳朵,細細的尾巴,黑溜溜的眼睛。台灣鄉下的老鼠色黑,粗壯的尾巴,肥嘟嘟的身軀,大的有兔子大。兩相比較,台灣的老鼠嚇人,美國的老鼠可愛,至少沒那麼可怕。米奇怎麼進到綠屋來,至今是個謎,房間大了總有些照顧不到的地方,哪個門縫,哪個窟窿進來都有可能。

第一次在綠屋看到米奇有點驚嚇,轉念心想,一方風水養一方動物,牠那麼小,對我不構成威脅,可能只是好奇來綠屋逛逛,看看我半夜不睡覺在幹些什麼?別理牠就得了。第二天天亮,發現裝著我晚上下酒的乾果盒給咬了個洞,才知道昨晚牠是吃了我的乾果,吃飽了想回去,只因忘了來時路,才會爬上離我不到一公尺的窗台嚇了我。

看到破了個洞的乾果盒,我有點生氣,從床下櫃子裡找出以前買的空氣槍,好久沒用,先裝上子彈做彈道修正,歸零射擊。薑是老得辣,沒多久就恢復武功,百發百中,貼在餅乾盒上的靶紙紅心被我射得稀爛。一切準備就緒,就等米奇三更半夜再次出現。

米奇守信,午夜剛過就來了。牠小心翼翼地順著牆角溜轉,回到昨晚我故意留著的那乾果盒邊,從小洞裡一點點掏出花生米、巧果、玉米、核桃,牠胃口不大,沒多少就吃飽了,順著昨天的路徑爬上窗台,又演一次迷途記。對不起,今晚不一樣,空氣槍定位好等很久了,我悄悄把槍托靠在肩上,從射孔望出去,瞄準,準備射擊。牠似乎警覺有殺氣,轉個彎順著電線往上爬。等等,是電線,不能扣扳機,萬一打斷電線,事情就大了。我按住衝動放下槍。呼地!牠跳下窗台,順著牆角溜到門邊,從門下縫隙鑽了出去,跑啦!我知道牠今晚不會再來,失望地收起槍,繼續寫我的文章。

看來用空氣槍打米奇不是個好辦法,即使打中,血肉模糊,也慘不忍睹。我想起以前用過的方法,第二天去一元店買了兩張黏老鼠紙,每張有A4紙大小。黏老鼠紙一張裁成四張,每張中央放兩粒磨碎的香氣四溢的花生米,加一小片起司,都是米奇愛吃的食物,務必投其所好誘殺之。八張黏鼠紙擺成孔明的八卦陣,綠屋四腳各放兩張。

第二天一早起床巡視,一無動靜,心想莫非米奇獲悉我的陰謀詭計。有恆為成功之本,繼續寫文章,繼續耐心等,總有等到米奇肚子餓的時候。

一天早上,我在綠屋伏案寫文章,覺得有什麼東西在眼角邊抖動,文章寫完一個段落,起身查看,赫然看到一隻小米奇黏在一張黏鼠紙邊上,一面發抖一面掙扎。命運之神收網,該來的終於來了,牠黑溜溜的眼睛驚恐地望著我。我用夾子把黏鼠紙連米奇一起夾起,放到塑料袋裡,開車到住家轉角的小公園,放生。

人一生忙忙碌碌為錢財,米奇在我綠屋跑來跑去為找食,都是為生存,何罪之有。我把米奇從黏鼠紙上夾下,看著牠順著公園的小溪倉皇遁去。我一向心慈悲,去吧!上天有好生之德,我默默禱唸。

台灣 美國 迪士尼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