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加州州長紐森:4成疫苗預留給疫情最嚴重區

全美趕進度 疫苗接種 1天達200萬劑

與鳥為朋

我的童年是在老家冀中平原的農村度過的,當時剛解放,還沒有開展大規模建設,古樸的原生狀貌。化肥、農藥是稀缺物,農家很少用,也用不起。田裡施的是從豬圈裡起出來的圈肥,環境沒有遭到污染。村裡的樹特別多,槐樹、榆樹、椿樹、棗樹,遍布大街小巷,院內院外,遍地綠蔭。

鳥特別多,麻雀、喜鵲、烏鴉,也有藍靛頦、紅靛頦、鷯哥和叫不上名字的鳥。濃枝密葉閒鳥兒叫聲不絕,有的清脆嘹亮,有的悠揚婉轉,有的委婉低沉悶聲悶氣,時斷時續,時高時低,如韻律起伏的音樂會。村莊掩映在綠蔭和鳥的優美樂曲中。

家中院子裡種著香椿、石榴、海棠,枝繁葉茂,樹冠遮蓋住大半個院子。院子中央有座葡萄架,春天綠葉濃碧如張開的翡翠穹帳,夏天繁花似錦花香陣陣,秋天結滿一嘟嚕一嘟嚕的紫葡萄,皮兒得能看到裡面的蜜液,鮮嫩可愛,讓人饞涎欲滴。抬頭所見盡是綠蔭,藍天白雲院落房舍倒成了點綴,引來各種鳥兒在樹上嬉鬧,歌唱。晚上伴著鳥叫入睡,早晨被鳥的叫聲喚醒。

在鳥兒陪伴下長大的我,對鳥有說不出的情感,媽說我襁褓中聽到窗外香椿樹上鳥叫就笑,興奮得手舞足蹈。從小膽子大,六七歲就跟著堂兄登著梯子,上到屋簷去掏麻雀蛋和剛孵出來的光屁股小麻雀。長大就爬上高高的樹尖兒掏烏鴉窩裡的烏鴉蛋。樹枝細壓得顫顫悠悠,嚇得樹下媽媽跺著腳地喊快下來。

好景不長,隨著合作社、人民公社、大躍進、以糧為綱等運動的開展,化肥農藥大量使用。再後來,進行所謂現代化整治,拆舊建新,街道院落整齊劃一,大量樹木被砍伐。街道直了,房屋新了,綠樹濃蔭卻沒有了,鳥失去了棲息繁衍地,近乎絕跡。晚上聼著鳥叫入睡,清晨被鳥叫聲喚醒的情景,只能在記憶中重溫了。

萬萬沒有想到,古稀之年移居美國,居然如穿越時光隧道回到孩提時的老家,找到了夜裡聽著鳥叫入睡,清晨被鳥叫聲喚醒的美妙感覺。

我所在的地區屬於沼澤丘陵地帶,沼澤地裡遍布茂密的水生植物,丘陵上則是原生林莽,拔地參天的松柏院子四周則被槭樹、橡樹、檸檬、銀杏等包圍,蓊鬱蒼翠,遮天蔽日。樹多鳥自然多,清脆悠揚的叫聲此起彼伏不絕於耳。

這裡的鳥與兒時家鄉的鳥一樣不怕人,有一隻小鳥頭是黑色,翅膀和尾巴是深灰色,胸脯和肚子是亮麗的赭紅色,眼珠黑寶石一樣滴溜溜亂轉。先是落在圍欄上探頭探腦向院子裡張望,窺探敵情,發現沒有危險便飛進院内,在草地上啄食,到水池裡喝水洗涮羽毛,抖得水花四濺。這種鳥在國内沒見過,上網查了查叫北美紅雀,這隻鳥是雌性,而雄性通體鮮艷的紅色更美,是鳥中的美男子。

一天清晨,我坐在陽台上看報,那隻北美紅雀飛進後院,不同的是,這次飛來的不是一隻而是兩隻,同行的是隻漂亮的北美雄雀。原來找到了伴侶,結婚當新娘了!人鳥一樣,洞房花燭夜是喜事,我默默為牠們祝福。自此以後小夫妻朝夕相伴,形影不離,啣草叼泥,在後院樹上修了座產房,就等著明年春天愛情結晶誕生。

果然,第二年春天雌鳥產下三枚豆綠色鳥蛋,鳥夫妻輪番孵育,三個鳥寶寶先後破殼而出。看著三個毛茸茸的小傢伙,與自家添丁進口一樣高興。屈原在《九章哀郢》中說:「鳥飛反故鄉兮,狐死必首丘」。遠離故鄉,思鄉之情無時不在,所幸這些鳥朋友陪伴,不會感到落寞和孤單,反倒有了他鄉即故鄉的親和感。

美國

下一則

移民的語言掙扎

延伸閱讀

精彩推薦

data-matched-content-rows-num="10,4" data-matched-content-columns-num="1,2" data-matched-content-ui-type="image_sidebyside,image_stacked"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