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世界OnAir/台灣女博士生威州監獄實習 與囚犯鬥智鬥勇

武漢啟動全員核酸檢測 半數省分出現疫情

超速罰單

已經有兩年沒被開過交通違規的罰單,最近居然又被開了一張超速罰單,讓我懊惱不已。

那天是為了搶時間,看到前面的交通號誌正在閃黃燈,我加足油門就衝過去,過了紅綠燈才看到路旁有一輛警車,發現時已經來不及減速了。果然,當我超越警車後,警車的閃燈亮起,開出路旁,跟著我的車,示意要我靠邊停車。我看到警車跟來,只好乖乖依照警車的指示,把車靠路邊停下來。

警車開到我前面停下來,從車裡走出一位西語裔的警官,走到我車子旁從右手邊繞過車後,再走到車子的左手邊駕駛座的窗邊停下來,示意要我打開車窗。我依照指示,把車窗搖下來,警官問我 :「你知道這裡的車速限制是多少嗎?」因為這一段是學校,限速是25英里,我很清楚,就如實回答了。警官又問我 :「你知道你開了多少嗎?」,我確實不知道,就回答說不知道。警官說:「你開了45英里,有什麼急事嗎?」

那天我急著到郵局寄一封重要的掛號信,但家裡只有九十幾歲的老母親和失智症的妻子在睡午覺,我心想去寄一下信就回來,應該沒有關係,但心裡還是擔心著急,想趕快回家,所以才搶了一個閃黃燈。我把情況向警官說,但他表示,再怎麼緊急也不能違反交通規則,還是給我開了一張「超速罰單」。真是欲速則不達,不但更慢返家,而且還得繳一筆罰款。

記得自己年輕的時候的確喜歡開快車,常常接到超速罰單,但是有了年紀以後,知道開快車的危險,開車也小心許多,被開超速罰單的次數就少了許多。一直到十幾年前,因妻的妹夫開刀,我開車戴妻從洛杉磯到鳳凰城去醫院探望他,我第二天有重要會議,就決定當天來回。就在從加州進入亞利桑那州州界不久,在十號高速公路往東的路上有一段下坡路段,路很直,一不注意竟然開到時速一百二十幾英里,被一位女警給攔下來。女警問明原委後說,「照你的速度你必須進監牢,幫你在速度上少開一點」,我趕緊道謝趕路。這是一張跨州罰單,只能乖乖繳罰款。

最近一次的超速罰單是兩年前在前往賭城的路上被開的。那天是我開車載一位從台灣來的知名作家,前往拉斯維加斯參加北美作協年會,大會邀請他擔任主講嘉賓,我們在車上一路聊天,就在快到賭城的時候,是一個下坡施工路段,雖然車速才七十幾英里,還是被警察給攔下來,又是一張三百多元罰款的跨州超速罰單,只能乖乖破費了。

之後我開車都很小心,避免又被開罰單,不但破費還要被記點。因兩年前的記錄還在,我決定這次到網上念交通規則課程,通過考試後可不被記點,免得汽車保險費被調高。我花了兩個多小時上網課,通過了網上的考試,雖然超速罰款還是要繳,加上網課的費用,還是破費了,但起碼我保住了違規紀錄沒有增加。這次教訓之後,讓我開車更加小心了,希望以後再也不會被開「超速罰單」。

賭城 台灣 警察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