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頻道

* 拖拉類別可自訂排序
恢復預設 確定
設定
快訊

已施打嬌生疫苗民眾 舊金山醫院提供補充針

豪宅外揮槍夫婦認罪 密州州長宣布赦免

在家理髮

疫情期間不方便理髮,但頭髮才不管這些,照樣野蠻生長,考慮理髮店關門的大局,在家理髮成為必然。

理髮我倒是有經驗。多年前在倫敦,我念碩士、兒子上小學,當時當地的洗剪吹二十磅起,逼得窮學生我自學成才,在家給兒子剪。他年紀小不好拒絕,老媽也不負眾望,一手打造的小平頭配得上他憨憨可愛的形象,省錢又增進親子關係。

現在他成了大學生,早就不那麼好哄。初次交涉,嚴辭拒絕老媽動剪。為了取信於他,我再次進修,觀摩教學視頻,掌握一個基本原理:頭四周留三釐米,頭頂留六釐米,側面用專門的修剪刀。只要分區得當,剪出酷帥的髮型不是大問題。

兒子最終還是選擇相信老媽,在客廳等我下剪。我拿出新採購的斗篷、刷子、電動理髮剪,看著也有好幾分專業。善良的他橫下心來,任由我的剪刀游弋,不小心弄痛了他,他也只是提醒我小心點。理髮過程在友好平靜的氣氛中進行,我按照網上教程,加上多年前練過的假把式手藝,在「客戶」額前留出一綹略長的頭髮,讓平頭不再平庸,當作時尚的印記。

一個改良平頭的小時髦髮型出籠,個別地方略有不平整,用手工小修小補之後,看起來還不錯。我唯一的客戶——親兒子照完鏡子,居然還有點滿意。

接下來就發展第二個客戶——孩子爹。他先是推脫,今天忙、明天累,各種理由不想剪。我也惹毛了,現在是剪方市場,我還不想服務呢!你還嫌棄?僵持了幾天,他終於不敵額前長髮的騷擾,「應邀」剪髮,勉強同意。

理髮師和客戶之間的關係,這一次是尷尬的,客戶不信任我的手藝,開始各種指揮和干預。我按照網上所學,正在專心修理,同時他又告訴我,應該這樣剪、那樣剪,應該如何如何。

我已經想好的剪髮計畫被他這麼一干擾,亂了方寸無所適從。他的指導又不系統,剪到一大半,突然說前額的頭髮不想留,讓我剪成短髮。設計好的小分頭計畫遭到洗劫,只好按客戶喜好,重新修改。這樣一來,理髮時間加長、理髮效果大打折扣,最後理出了他不喜歡、我不滿意的髮型。

不過先生倒是寬宏大量,說沒關係,白天戴帽子就行。問他下次還剪不剪?他說謝謝、拜拜了。我手腕抬得痠痛,也只有接受他對我的差評。反觀我的第一個客戶,兒子的髮型登得上時尚榜單,連爺奶都肯給個好評。理髮也和其他事情一樣,互信對互動很重要,同樣的手藝,在不同的腦袋瓜上面,有了截然不同的效果。

疫情 倫敦 親子

下一則

活著就是幸福

延伸閱讀

超人氣

更多 >